55小说网

繁体版 简体版
55小说网 > 开局:一个民国位面 > 第十五章:不学不能通达

第十五章:不学不能通达(1 / 1)

“拜师?”

听张恒说他是来拜师的。

徐真人楞了一下,露出你是不是在耍我的表情,就像一位亿万富翁,突然跟天桥下摆摊的算命先生说我要跟你学算命一样。

张恒当然不是来玩人的,直言道:“徐真人你没有听错,我素有向道之心,可惜久居海外,时缘不济,一直未能如愿。”

“前段时间我从海外归来,认祖归宗,重回阳江,一听说徐真人您的事,就马不停蹄的赶来了。”

徐真人眉头微皱,看了看张恒,又看了看桌上的礼物:“这里面是什么?”

张恒顿了顿:“三十年老山参一根,百年灵芝一朵,还有五本从民间搜集来的鬼怪奇谈,三本山野趣事。”

徐真人眉头皱的更厉害了。

张恒一见便知不好,徐真人生活清苦,过得是苦修士的日子。

自己送他的礼物如此贵重,恐怕他在心里不但不会满意,反而起了反感。

“徐真人,些许礼物你并不用放在心上,在我眼中这根三十年的老山参,其实”

张恒眼角的余光扫到张大胆身上,立刻道:“和他来拜师,送您一盒桂花糕的价值是一样的。”

“哦,三十年的老山参和桂花糕一样?”

徐真人眉头舒展:“这个说法倒是有意思,你再说说。”

张恒细细解释:“在他眼中,桂花糕便是好的不能再好的礼物,平日自己都舍不得吃。”

“而在我眼中,这根人参也是如此。”

“我有万贯家财,拿出百贯买一根老参作为拜师礼,不能算浪费吧?”

徐真人想了想,摇头道:“不算。”

张恒心中有底了,继续道:“他有一百个铜子,拿十枚买了桂花糕当做拜师礼,算不算浪费呢?”

徐真人再次摇头:“也不算。”

“所以在我看来,人参也好,桂花糕也罢,都是一样的心意,不同的是人。”

“我有钱,所以我的礼物贵重了点,别人没钱,拜师礼就要轻一点。”

“轻也好,重也好,都是心意,心意是一样的。”

张恒恭敬一拜:“还请徐真人不要多想。”

徐真人想了想,洒脱一笑:“不错,是我着了相,失了真意。”

说完,徐真人招招手:“你上前来。”

张恒上前一步。

下一秒,徐真人突然出手,先扣张恒手腕,然后向上一翻抓住了他的肩骨。

“还行,元阳未失,根骨中上,就是年级有点大了。”

徐真人看上去满意,好像又有点不满意。

张恒也知道自己年纪大,跟十几岁的少年没有可比性,只能小声问道:“徐真人,年级大了是不是对修道会有影响?”

“有,但不是决定性的。”

徐真人口念玄词:“道可道,非常道,如果一个人年纪大了,便不能修道,不能得道,那还是道吗?”

“昔年吕祖,40岁遇郑火龙真人传剑术,64岁遇钟离权传丹法,如果年纪大了便不能修道,吕祖又怎么能有后来的成就?”

“所谓天法财侣地,最重要的是天时,天机,天命,天运,而不是天赋。”

“更何况,你的根骨并不差,我当年拜师学艺时长辈给我测试根骨,我也只得了个中上而已。”

张恒将信将疑。

他不是小孩子,不会别人说什么就信什么。

天赋的重要性,就算比不上天机,天时,天命,天运,也一定至关重要。

徐真人这样和他说,更像是安慰他,让他不要胡思乱想。

就像上学时,老师说的天才是百分之一的天赋,和百分之九十九的努力一样。

很多人却不知道,这句话后面还有一句,百分之一的天赋比百分之九十九的汗水更重要。

“徐真人,我能拜您为师,跟您学习道法吗?”

张恒试探着问道。

“能”

如果换成小说,恐怕徐真人就该一口拒绝,张恒走投无路只能去找见钱眼开的钱真人了。

可现实不是小说,徐真人虽然觉得张恒年级有点大,不想收。

但也没到一口回绝的地步,看上去张恒还是很有向道之心的。

徐真人为人正值,思前想后,决定给张恒个机会。

只是说修道,修起来也不是那么容易,徐真人从床头拿出一本道经,开口道:“这是茅山的净坛颂,早晚两课的必读之物,共六千字,你拿回去先背熟吧,如果半七天内都不能背熟,你以后也不用来见我了。”

一些小说中,拜师九叔,上来就学道法和法术,那是不现实的。

这跟上学去,老师不教1+1=2,上来就丢给你一本微积分一样,你看得懂吗?

就拿净坛颂开篇的一句话来说。

发炉祈真佑,冥心感圣贤,虔恭礼宝忏,愿得寿长年。

真佑是什么?

圣贤又是谁,怎么感应它?

宝忏又是什么东西?

你听得懂吗?

再说说画符。

符头怎么开,为什么这么开,意义何在。

符胆写神名,写的这个神是谁,写的时候要念什么祝词,仙神才会回应,你祝词背熟了没有就来画符,错一个字,不能上达天听,你这张符就是废的。

九叔画符一气呵成,那是到了落笔鬼神惊的地步。

普通道士,尤其是初学者,画符前都要沐浴焚香,一道符画一两炷香都不一定能成。

正常来说。

三山正宗的弟子们,要跟师傅做三年早课,学两年道经和道教术语,懂得一些禁忌与常识才能接触到符箓。

这就像成人高考一样。

首先你得会啊,啥也不会怎么让你上大学。

“师傅”

“停,先别叫师傅,太早了。”

张恒一开口,便被徐真人打断了。

张恒也不当真,继续道:“师傅,要是我背会了净坛颂呢?”

看张恒如此厚脸皮,一口一个师傅,徐真人也不可能次次反驳,只能答道:“这哪到哪,净坛颂之后是三茅真君加封事典,天灵宝金华冲慧度人保命茅君真经,九天三茅司命仙灯仪经,太上无极总真文昌大洞仙经,上清大洞真经,度人经,高上玉皇本行集经,黄庭内景经,外景经”

一口气,徐真人说了二十几个名字。

张恒听得头皮发麻,忍不住问道:“师傅,这些都要背下来啊?”

“当然要会背,不然你学的什么?”

徐真人指点道:“以周氏冥通记来说,上面写的是通幽下阴之事,作为道士,少不了和鬼神、阴差打交道吧,到时候失了礼数怎么办?”

“还有养性延命录,这是”

徐真人顿了顿:“这是延寿用的,很伤天和,暂时不用你背了,反正你现在也用不到。”

“其他的,类似道德经,抱朴子,坐忘经,阴符经,登真隐诀,都有对应的法术和神通,不学怎么能通达?”

眼见张恒一脸苦涩,徐真人哈哈大笑:“现在知道学道难了吧?道,不是上嘴唇一碰下嘴唇就能修出来的,你命好,师傅我是茅山嫡传,其他人想看这些道书,还没有这个造化呢。”

一高兴,徐真人连师傅的名头都认下了。

张恒一听,这还等着过年啊。

当即跪下,重重磕了三个响头:“谢师傅传法!”

徐真人楞了一下,脸色一阵变换,哼哼道:“算你聪明,起来吧。”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