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5小说网

繁体版 简体版
55小说网 > 开局:一个民国位面 > 第十七章:九品太上三五都功职籙

第十七章:九品太上三五都功职籙(1 / 1)

茅山是一座山。

属正一道,三山符箓之一,戒律相对宽松。

相比之下,全真道的戒律是最严的。

甚至有不杀生,戒酒色之类的戒律,娶妻生子更是想都别想。

茅山上道观无数,以上清一脉为传承,奉三茅真君为祖师。

划分下来,可以分为三宫,六殿,七十二观。

三宫者,自然是供奉茅盈、茅固、茅衷三位真君的宫殿。

六殿者,则是具体的修行划分,可分为符箓,赶尸,请神,炼丹,占卜,风水相术六支道脉。

至于七十二观,则是茅山的分支数量。

以甘泉镇的伏羲堂为例,便是茅山分观之一。

日后要是徐真人有了钱财,在大沟镇上起一家道观,七十二观就会变成七十三观。

至于义庄和烛纸店,这个是不能被算作道场的。

起码不会被宗门承认为道观,道观,就要有道观的样子。

你混不好,道行不够,只能住在义庄内得过且过,或者经营烛纸店为业,那是你的缘法。

“拜了祖师,烧了祭文,受了九品太上都功职籙,你便是我茅山派的一员了。”

徐真人说完,进屋拿出三样东西来。

第一样,是一把赤红色的桃木剑,剑身上雕刻着符咒铭文。

“这柄百年桃木剑,是我下山时你祖师所赠,上面刻着诛魂咒,对鬼物的杀伤性极大,你拿去护身吧。”

徐真人将桃木剑递给张恒。

“谢师尊。”

张恒双手接过。

“这是茅山玉佩,凡是我茅山弟子都有一枚,我手上这枚,已经在祖师像前孕养了十几年,今日便把它交给你吧。”

徐真人又递给张恒第二件宝物,一枚绿色的,一面刻有茅字,一面写有《斩妖辟邪》四字的瓶盖大小的玉佩。

“谢师尊。”

张恒接过玉佩,戴在了自己的脖子上。

“这是醒神铃,有些精怪最善幻术,此铃能帮你镇守心神,你可以长期佩戴在腰间。”

徐真人又拿出一枚小铃铛。

“谢师尊。”

张恒满心欢喜。

没看出来,徐真人还挺有身价,一拜师就给了他这么多好东西。

要是他没记错的话,九叔手下的两个弟子,秋生和文才,跟了九叔几年也没落到一件宝贝。

当然,这可能也跟秋生二人性格跳脱,九叔不放心把宝贝给他们,怕他们出去闯祸有关。

“师侄,师伯我比较穷,没什么好东西给你。”

徐真人送完宝物,钱真人也开口了:“这有一面八卦镜,算是给你的见面礼吧。”

说完,从怀中掏出一面巴掌大小,刻着八卦图案的八卦镜来。

“这是龙虎山的正反两仪八卦镜,能照鬼,定尸,反弹一次法术,是好玩意。”

徐真人为张恒解释一句,随后补充道:“还不谢谢你师伯。”

“谢谢师伯。”

张恒满心欢喜的对钱真人行了一礼。

“一点小玩意,不算什么。”

钱真人叮嘱道:“这面八卦镜,镇不住太厉害的鬼物和僵尸,反弹一次法术也会崩坏,该怎么用,你要自己思量。”

“是,师伯。”

张恒收起八卦镜。

对这枚八卦镜他有印象,剧情最后钱真人和徐真人决裂,生死斗法中拿出来过,反弹了徐真人的惊雷指然后碎掉了。

由此可见,这面宝镜对筑基境的修道士也有用,普通游魂跟白僵更是一下就能定住,放到乡下神婆和左道之士手上足以成为传家宝,想买都没地方买。

“你现在刚接触到道书,符箓,法术对你还太遥远。”

“接下来这段时间,你要多读道书,勤练身体,我会传你天罡步法,镇魔剑术,让你作为行走江湖的护身之术。”

徐真人怕张恒瞧不起武艺,叮嘱道:“我们修道之人,是吃四方饭,日后你也少不了在江湖上行走,不管是斩妖除魔,还是读万卷书行万里路,没有武艺傍身都是不行的,等你修出法力之后,天罡步和镇魔剑也会威能大增,一跃而上二层小楼只是等闲。”

“是,师尊。”

张恒一口应下。

说完,又看看周围的环境,小声道:“师傅,我大沟镇距离你这七十里,往来多有不便,徒儿想在大沟镇上给您盖一座道观,也好多做请教,您看”

不等徐真人开口,钱真人便道:“道观不比其他地方,不是盖三间瓦房就能住的。”

“以停尸房和法事房来说,前者要在地上铺三寸洋灰,防腐的同时中和阴气。”

“后者要铺三寸朱砂,增强阳气的同时镇压邪气。”

“这是最基本的,别的讲究还有很多,盖下来少说要几千大洋。”

张恒一听几千大洋,心想这也不多啊,当即表示道:“师伯放心,这点钱弟子来说不算什么。”

眼见张恒眉头都不皱一下,就应下来盖道观的事,钱真人更加眼热:“师弟,你收的这个徒弟可真孝顺,不像我这个,只会花我的钱,从没孝敬过我。”

徐真人一脸无奈:“钱水是你捡来的,从小就跟着你,他哪来的钱,再者说,孝心不能以金钱相论,看的是真心,师傅当年说过”

“钱财生不带来,死不带去,是不是这句话?”

钱真人一脸烦躁,挥手道:“师傅自幼生在茅山,没吃过民间之苦,他的话听一听就行了,当不得真,这年头,没钱寸步难行,吃饱了不饿才是真的。”

张恒站在一旁听着。

比较之下,徐真人和钱真人虽然师出同门,二者的性格与理念却有很大不同。

钱真人讲究实际,徐真人则更理想主义一些。

或许这也跟二人的境遇有关。

钱真人上山前,生活困苦,乞讨为生,小小年纪便知道钱的重要性。

徐真人则生长在茅山脚下,祖辈都是茅山派的佃农,日子过的稳定且安逸。

不同的童年,造成了性格与理念上的偏差。

说不上二人的观点谁对谁错,因为这个世界本就不以黑白区分,相比顺风顺水的徐真人,钱真人的人生轨迹更符合大多数人。

平凡,曲折,起起落落。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