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5小说网

繁体版 简体版
55小说网 > 开局:一个民国位面 > 第二十一章:天尊说丰都灭罪经

第二十一章:天尊说丰都灭罪经(1 / 1)

“大沟镇是和善之地,这个老谭,真是丢我们的脸。”

“可不是吗,听说老谭还想竞选镇长,我看他是癞蛤蟆打哈切,口气大得很嘛。”

“严办,一定要严办,不然传出去了,还以为我们大沟镇没有礼教。”

“谭老爷不是一般人,外面谭家人也来了,严办,不会出差错吧?”

“能出什么差错,民团的人也在外面,一个小小的谭家,还能翻了天不成?”

片刻后。

张家祠堂门口。

十几把椅子排成两排,乡老与乡绅们坐在最前面,后面则是乌压压的人群,这些都是看热闹的。

张恒和白镇长居于首位。

而在他们面前,黑着脸的张大胆和他媳妇跪在中间。

至于谭老爷,这会不太风光的起来,因为他正被吊在旗杆上呢。

“张大胆,张氏族人,老实本分,勤恳能干。”

“张杏氏,张大胆之妻,不思丈夫劳苦,与人狼狈为奸,与其坚夫被当场抓获。”

“谭年尧,通坚之坚夫,本镇乡绅,却不思回报,犯下如此孽行,天理难饶。”

张恒一开口,周围便陷入了诡异的沉寂之中。

说完,看热闹的人呼吸都粗了起来,因为接下来就要到宣判环节了。

“各位乡老,乡绅,都议一议吧。”

张恒的手往前一指,先落到张妻红杏身上,又往旗杆上的谭年尧一转:“我们该怎么处置他们?”

“侵猪笼。”

开口的是一位白发老太。

这位老太在大沟镇颇有威名,因为她二十岁便守寡,不但不曾改嫁,还将两个孩子养育成人。

早年间,甚至得到过朝廷赏赐的贞节牌坊,为乡里女性之表率,而她也是最反感通坚之人的。

“赞同。”

“赞同。”

“弃权。”

“反对。”

“赞同”

没一会的功夫,众人便开始了表决。

最终十八位乡绅与乡老,十三个支持,三个反对,还有两个选择弃权。

“张族长开恩,镇长开恩,乡老们开恩,乡绅们开恩啊!”

听到众人的选择,谭家人立刻哭声一片。

也有机灵的,越众而出猛地跪在众人面前,磕头如捣蒜:“诸位长辈再上,男欢女爱本是人之常情,都是那贱妇勾引我叔父,才让他犯下了如此大错,我谭家愿意修桥补路,弥补过失,还请看在我谭家历代先人的份上,绕我叔父一命。”

张恒不答话,而是看向白镇长。

白镇长之前对谭老爷还有恻隐之心,可刚才一听,居然听人说谭年尧在秘密筹划竞选镇长。

这下鼻子都气歪了,眼看张恒将目光望来,当即表示道:“乱世当用重典,今日我们放了谭年尧,明天再有人通坚是不是还要放?”

说完,目光逐渐冰冷下来:“依我看,必须要刹住这个苗头,用来警醒世人。”

“侵猪笼!”

“侵猪笼!”

“侵猪笼!!”

白镇长能当上这个镇长,自然在镇上也有一批支持者。

话音刚落,周围便爆发出山呼海啸之声,好似不将谭老爷二人侵猪笼,明天大沟镇就要分崩离析一般。

“静一静。”

张恒摆摆手。

呼声猛地一个急刹车,几息的功夫便平息了下去。

乡老们目光微眯,就连白镇长也不由侧目看来,所有人都在等他发言。

“对这个判决,谭家,有没有意见?”

张恒将目光看向谭家人。

谭家人当然是不愿意的,可形势比人强,都这会了他们还能说什么。

反对,那可就把在场的人都得罪了,死谭老爷一个还是死大家一群,谁心里都有笔账。

“谭家人没意见。”

十几名谭家子弟,都跟斗败的公鸡一样。

一听这话,谭老爷的妻妾立刻哭成一团,

尤其是最小的那个,今年开春刚进门,才十六岁。

当然,你让她们和乡老们争论,撒泼打滚,她们是不敢的。

这年头,规矩真能要人命。

“诸位长辈。”

哭嚎中,一名中年人强撑着说道:“我父亲平日里最怕水,如今他犯了错,要他还债,我这个当儿子的不好说什么,只求不侵猪笼,哪怕一根草绳也好,就给我父亲留个体面吧。”

“逆子,逆子!”

被吊起来的谭老爷,哪怕被嘟着嘴,众人也能明白他是什么意思。

中年人见状有些惧怕,又有些难以启齿:“爸,我早跟你说过了,有些事不能做,你喜欢女人,要娶姨太太,我从不多说什么,你偏偏嫌家里的吃着不香,现在搞成这种地步,你让我们以后怎么抬得起头来嘛?”

“好了。”

张恒示意中年人退下,然后开口宣判:“张杏氏与人通坚,经镇中乡绅公审,镇长旁听,判决侵猪笼。”

“坚夫谭年尧,判决白绫自尽,死后不得设立墓碑,不许埋入祖坟,中华民国八年八月八日。”

说完,一挥手:“带下去。”

“大胆,大胆!”

红杏之前一直傻傻的听着,直到此时才反应过来自己要死了,恐惧与害怕涌上心头,急忙向张大胆哭求道:“我是你老婆啊,你快点救我呀,我以后肯定跟你踏踏实实的过日子,求求你再给我一次机会吧。”

张大胆失了魂一样,呆呆的跪在地上。

任凭民团的人将他老婆拉走,自始至终不发一言,好似向自己呼喊的人是不相干的陌生人一样。

噗通

四人抬着猪笼,将张杏氏丢进了河里。

同一时间,面如金纸的谭老爷,也被人拴在了歪脖子树上,想不体面都不行。

“师傅,听说枉死的人怨气很大,张杏氏和谭老爷,恐怕都不甘心这样死去,稍后还要麻烦您老人家才是。”

张恒向徐真人说道。

公审的时候,徐真人也在人群中,知道这二人是怎么回事。

听到张恒的话,当即点了点头:“有我在,他们想变鬼都不成,回头火化谭老爷的时候我会加一把朱砂进去,至于张杏氏这边,我会在岸上做一场法事,送她亡灵归府。”

说完,徐真人问道:“你说说,我为什么要加朱砂?”

张恒知道这是徐真人的考教,回答道:“朱砂至阳,鬼物至阴,火焰将朱砂烧入尸骨,便不会再有阴邪之气滋生,自然也就断绝了变成怨魂的可能。”

徐真人再问:“我在岸上的那场法事,要怎么做?”

张恒想了想,回答道:“先斋戒,再设坛。”

“斋是什么斋?”

“清身静身斋。”

“坛是什么坛?”

“日月阴阳坛。”

“坛上有什么?”

“亡人牌位,鲜花供果、三茶四酒,三荤四素,香宝蜡烛,米饭馒头,招魂幡,买路钱,打魂棒。”

“该念什么经文?”

“太上洞玄灵宝救苦拔罪妙经,或者元始天尊说丰都灭罪经。”

“没了?”

徐真人问道。

这下张恒被难住了,想了又想,小心问道:“师傅,还有吗?”

徐真人气不打一处来,沉声道:“超度女性亡魂,还要用到太乙救苦天尊说拨度酆都血湖妙经,此血湖,是阴间地狱内专门收容女性冤魂的地方,送错了,就像把女囚送到了男监狱,你说会怎么样?”

张恒想了想,当然是爽歪歪了。

张杏氏巴不得呢。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