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5小说网

繁体版 简体版
55小说网 > 开局:一个民国位面 > 第四十六章:青云弃徒

第四十六章:青云弃徒(1 / 1)

天才本站地址:[]

ps:说几个事。

第一个,将张大胆的剧情改了一下,第四十章,将张大胆第一个逃跑改成了没有逃,老龙听从大家的建议,后来想了想,以张大胆的性格确实不该第一个逃走,这不符合他的人设了,当然,修改之后,不会影响后续剧情的,毕竟就是个小配角,修改,是为了精益求精。

第二个,老龙有一位运营官《盟主兔子》,一位跟了我几年的管理员,书评区管理员《小店之主》,他们会不定时删一些带节奏的帖子,有可能造成了误删,被误删的可以去群里找我,我帮大家恢复,对此造成的不便老龙深表歉意。群号:“933389116”

再感谢下盟主公子幕,这是本书的第四位盟主,周日凌晨会加更《三更》,也就是明天的这个时候。

正文

夜晚。

道观内灯火通明。

张恒先是给祖师爷的神像上了根香,然后在两旁点起七十二盏长明灯,并在大殿内挂满了镇魂幡。

做完这一切,他目光下移,落在了供桌上的尸骨坛上。

尸骨坛中是楚美人的尸骨,坛口用朱砂和灵符封着,正摆在神像的眼皮底下。

记住网址xw.

“我本一片佛心,想启你的天灵。”

“本来,这件事随着李句的死,应该告一段落。”

“不想你不思悔改,丧心病狂已至如斯,害了黄石村一百多口不说,更害的纸人张与朱三太姑枉死,今日你的尸骨落在了我手上,时也,命也,你,应该无话可讲了吧。”

张恒身穿白月色道袍,胸前绣着八卦,坐在蒲团上看着尸骨坛。

其实对于如何处置楚美人,他心里是有想法。

楚美人枉死的时间并不长,化为鬼魅居然如此厉害,一看就是稀有品种。

这么稀有的宝贝,当然是孝敬给师父了。

想来徐真人回来后一定会很高兴。

嗡嗡嗡

在他的目光下,尸骨坛左右摇晃。

坛内的楚美人想要冲出来,可惜在神像的震慑下,想出来哪有那么容易。

“别费力气了,道观以八卦方位建成,地下埋着法桩,铺着朱砂。”

“建造道观的位置,也是镇上的首阳之位,你以为镇着你的只是神像?不然,还有大沟镇几万生灵的阳气与一方地脉,就算让你再修上一百年,你也不见得能出去,你还是认命吧。”

听到张恒的回答,尸骨坛没了动静。

也不知道是认命了,还是等待伺机而动。

“族长,您吩咐的金色剪刀找到了。”

片刻后,张振虎走了进来,手上拿一托盘,托盘上摆着一把金色剪刀。

“放下吧。”

张恒露出些许笑容,随后又叮嘱道:“你让族老们出面,好生招待下王瞎子和刘大师,临走前,再给他们五百大洋当做谢礼,不可失了礼数。”

“是,族长。”

张振虎领命而去。

“金刀剪!”

张恒拿起剪刀端详一会,发现在剪刀的手柄位置上刻着四个小字青云岳绮。

“青云岳绮?”

剪刀是法器,不可能为普通人所有。

这个叫青云岳绮的人,八成是一位有道真修,其中青云应该是她的门派,岳绮则是她的姓名。

还别说,张恒听徐真人说起过道门诸脉,其中在天京有一脉名为青云观,为玉清传承,据说有一千多年的历史了。

也不知道这个青云,跟天京的青云观有没有关联。

“看来送三太姑的骨灰返回长白山时,顺道还要去一趟青云观,问一问金刀剪的事。”

“毕竟,我不是朱三太姑。”

“道门诸脉同气连枝,我出身的茅山又是名门大派,不问清楚就将玉清一脉的法器留下,日后要是被有心人发现,知道的,明白法器是机缘巧合之下到了我手。”

“不知道的,还以为我跟那些散修一样,坑蒙拐骗,贪图了那青云观这小门小户的一件法器,这让我以后怎么有脸再见茅山上的诸位叔伯。”

名门大派是一把双刃剑。

以朱三太姑来说,哪怕金刀剪真是青云观的传承法器,她拿着用别人也说不出什么来,因为她是下九流中的旁门左道,天生就该干不入流的事。

张恒不行。

他是三教出身,规矩大,私藏其他门派的法器要是被人发现,徐真人这就饶不了他。

毕竟,对三山符箓这样的宗门来说,里子和面子缺一不可。

那些面子,是一辈辈祖师,用两千年时光给后人挣出来的。

身为茅山弟子,你丢人,祖师爷脸上也没光,所谓的有辱师门说的就是这种情况,这可是大罪。

第二天。

钱水一大早就走了,对自己没能帮上什么忙这件事,临走前满是内疚。

扬言说,回去后一定跟钱真人好好学本事,下次相见,定要让张恒刮目相看。

张恒笑着应下,又给钱水带了不少礼物回去。

还约定,以后钱水再想来大沟镇,可以直接去鹅城的张家米铺,那是张恒名下的产业,隔三差五就会有货车前去运送米粮,顺路就能把钱水带来了。

“师兄,钱水师兄人真不错。”

返回道观,张大胆在后面嘀咕着:“临走前,钱水师兄知道我会去河里抓鱼,还教了我一道豆腐鱼的做法呢。”

张恒默默点头。

一个在危急关头,能毫不犹豫来挺你的人,值得深交。

“对了。”

张恒突然想起一码事来,向张大胆吩咐道:“道观后面的停尸房内有具尸体,是蔡定桥纸扎铺的纸人张的。”

“我答应过他,要是他遭遇不幸,会给他家送四根金条,外加一千大洋。”

“现在楚美人的事解决了,这件事就要抓紧办。”

“你替我去一趟,将尸首和钱交给纸人张的家人,再帮他们操办一下丧事。”

“另外,问问纸人张的妻儿有没有搬家的想法,如果有,可以让他们搬到大沟镇来,我会照拂他们。”

说完,张恒又叹息一声:“说起来,我该亲自去的,可是楚美人的尸骨坛在道观里,我要看着它,实在是走不开。”

“师兄,交给我吧。”

张大胆拍着胸脯保证道:“我肯定给你办的漂漂亮亮。”

“嗯。”

张恒语气微顿,临走前还不忘告诫道:“去的时候多带点人,钱要秘密的给,不能声张,送葬的队伍则弄得越大越好,要让所有人都知道,纸人张死的英勇,是个英雄,死人的面子,我们活人要给足。”

“是,师兄。”

张大胆一口应下,操办纸人张的后事去了。

目送着张大胆的背影,张恒重新坐回到蒲团上,为纸人张念起了‘太上洞玄灵宝救苦妙经。’

咒令。

十方诸天尊,其数如沙尘。

化形十方界,普济度天人。

第二天下午。

张大胆回来了,跟张恒汇报说,已经将纸人张的事办的妥妥当当。

张恒又问了纸人张妻儿的事,张大胆回答说,纸人张的老婆准备带着孩子回娘家,不想搬到大沟镇来。

对此张恒并不意外。

因为对纸人张的妻儿来说,张恒身上存在着太多未知。

相比之下,还是娘家那头知根知底,再加上有纸人张的安家费在,四根金条和一千大洋,回头买两间铺子,再买几十亩地,怎么也够一辈子衣食无忧了。

“师兄,我虽然没将纸人张的妻儿接回来,但是这一趟也不是毫无收获。”

“什么收获,又抓到鱼了?”

“师兄,你太小瞧我了。”

张大胆神神秘秘的凑上来,拿出一本秘籍:“师兄,你看这是什么。”

入眼,秘籍上写着四个字纸人秘术。

张恒拿过来翻开一看,只见著作者的落款上写着青云弃徒·岳绮。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