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5小说网

繁体版 简体版
55小说网 > 开局:一个民国位面 > 第五十四章:出尘子

第五十四章:出尘子(1 / 1)

天才本站地址:[]

第二天

张恒前往了青云观。

算起来。

青云观属玉清一脉,据说传于唐时,距今已有一千多年的历史了。

几起几落,虽然没有茅山派,天师府,全真道,神宵宗,白云观这些地方出名,但是在两京之地也算得上大观,信徒众多。

只是今天来的不巧,赶上了秋雨。

等到张恒抵达青云观时,雨越下越大,十米之外的景象已经看不清了。

“这位居士,因为下雨,山上路滑,我们观主已经吩咐过了,今日暂不接待香客,如果居士无处可去,向左200米有家客栈,只需说是观中信众,便可留下避雨,还能领到一碗免费的姜汤喝。”

看到张恒走来,守在山门雨亭下的小道士,还以为他是来还愿的善男信女。

“这位师弟,我不是来还愿的信徒。”

张恒打了个稽首,再道:“还请你向观主禀报一下,就说茅山张恒求见。”

.xw.

“茅山?”

小道士穿着蓑衣,人不大,也就十五六岁的样子:“有凭证吗?”

“这枚玉佩你可认得?”

张恒从脖子上取出茅山玉佩。

小道士一看,赶忙行礼:“青阳子见过师兄。”

上清,玉清,太清,三教一家,张恒出身上清派茅山宗,小道童出自玉清派青云观,论起来大家都是同门。

“有劳师弟上山禀报,就说茅山张恒求见。”

张恒看了看外面的大雨,又从腰间的钱袋内掏出两枚大洋:“师弟回来也去酒楼要碗肉汤喝吧,也好暖暖身子。”

“多谢师兄。”

看到钱,小道士嬉笑眉开,直道:“师兄稍等,最多一炷香我就下来。”

说完,小道士戴好斗笠,穿着蓑衣往山上去了。

张恒目送着他的背影。

要不是不合规矩,他真想直接上去,这样多方便。

可惜不合礼数。

他是来求见青云观观主的,直愣愣的上去,听到他来,青云观观主是出来见,还是不出来。

这大清早的,万一刚刚起床,还没梳洗,出来见他多丢面子。

不见吧,人都到了,去大殿一等半个时辰,你这架子也太大了。

低头不见抬头见,搞不好就要结仇。

所以不是关系太亲近的,前来拜山,没有自己直接闯进去的,都要事先通报。

人家要是不见你,会有一套说辞。

见,派个人下山迎你,你往山上走的这段时间内,人家那边也有个准备。

一炷香后。

小道士连蹦带跳的下了山,向张恒邀功道:“师兄,本来我们观主还准备睡个回笼觉,被我直接给叫醒了。”

张恒知道自己来的不是时候。

下雨天,人都打不起精神来,谁不想在床上多睡会。

可他又不能不来,自打来了天京地段他总是心绪难安,还是正事办完抓紧去长白山吧。

“你们观主,是个什么样的人啊?”

张恒打着把油伞,跟在小道士身边问道。

“观主吗?”

小道士想了想,回答道:“爱干净,还有点自恋,人倒是挺不错的,而且很会做生意。”

“做生意?”

张恒愣了愣。

青云观观主会做生意,这是夸赞吗?

不该说道行高深,宛若仙人吗?

压下心中的惊异,张恒不在言语。

青云观位于山上。

从山下的雨亭上来,不多不少,正好三百六十五个台阶,暗合周天星斗之术。

走完这三百六十五个台阶,青云观的观门映入眼帘。

一眼看去,道观风景秀丽,殿宇不少。

可惜因为下着大雨,大殿基本都关着门,香客和道士就更看不到了。

“师兄,观主在三清殿内等你,你进去吧,我还要去山下给信徒们指路。”

到了三清殿门口,小道士打了个稽首便告辞了。

张恒回施一礼,随后看了看写着‘三清殿’三字的匾额。

想到小道士之前提过,青云观的观主是个爱干净的人,于是将油伞合起来放到外面,又踏了踏脚这才进去。

“福生无量天尊!”

张恒刚一踏入殿门,便听到了一声礼赞。

“福生无量天尊。”

张恒止步,对着供奉在大殿内的三清像行了一礼。

行完礼后,他向殿内看去。

入眼,只见在三清像前盘坐着一个三十左右,一身白衣,发髻上插着一枚白玉簪的青年道人。

“贫道出尘子,添为青云观掌教真人,不知道友所来何事?”

出尘子拂尘轻甩,气度非凡,一看便是有道真修。

“见过掌教真人。”

张恒敬对方是青云门掌教,自然不会失了礼数,当即稽首道:“茅山弟子张恒,冒昧来访,还望掌教真人勿怪。”

说完进入正题,再道:“掌教真人,不知道你们青云门,是不是有一位叫岳绮的祖师?”

“谁!”

出尘子手上的拂尘直接甩出去了,撞在身后的烛台上,连供奉在三清像前的烛台都打飞了。

“真人,你这是?”

张恒眉头微皱,没想到出尘子会有这么大的反应。

“帕金森,没听说过吧,就是一种手抖的毛病,西医告诉我的。”

出尘子糊弄两句,换上正色:“张恒是吧,这个名字你是从哪听来的?”

“是这样的。”

张恒放下竹篓,从中取出一个盒子:“这里是我偶然间得到的一件法器,是个金剪刀,上面刻着青云岳绮四个字。”

“我想这青云二字,可能跟你们青云观有关,于是趁着北上之际便来看看,如果这法器真是你青云观所有,我道门同气连枝,自然是要物归原主的。”

“青云岳绮,剪刀!!”

出尘子的脸色一阵变换。

就在张恒以为自己找对人时,却听他话音一转:“没听说过,我青云观没有叫岳绮的祖师,法器谱图上更没有什么剪刀法器。”

“那”

“那东西你就自己留下吧。”

张恒还想再说些什么,出尘子便打断了他:“我想这法器落在你手中也是一种天意,正所谓天予不取反受其害,对了,我这边还有点事要处理,今天恐怕要招呼不周了,一会你就下山去吧。”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