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5小说网

繁体版 简体版
55小说网 > 开局:一个民国位面 > 第五十七章:正阳春

第五十七章:正阳春(1 / 1)

长生?

谁人不想,谁人不愿?

只是岳绮罗的长生,真的是长生吗?

或者用占据了别人身体的鬼来称呼她更合适吧。

哪怕不是鬼,她也不会是人,而是一种不人不鬼的异类。

这不是道教追求的长生,也不是张恒追求的长生,这只是一种苟延残喘罢了。

岳绮罗之所以会修炼,是因为她当时已经快要寿尽,没得选,就像当年那位贪恋红尘,将自己制成活僵的茅山宿老一样。

张恒呢,他是有希望的人,但凡有一口气在,他也不想变成岳绮罗,或者那位活僵长老那样。

“师父,如果你在五十年后问我,我七老八十,寿元无多,或许愿意为长生做任何事。”

“但是现在,我才二十多岁,也没受过什么挫折,就算您将长生术交给我,我觉得我也没必要立刻去练吧?”

张恒语气幽幽。

“是啊,你还年轻。”

岳绮罗直勾勾的看着张恒,嘴角勾起笑容:“年轻真好。”

说完。

岳绮罗的目光变得空洞起来,用一种茫然的,好似自语的声音说道:“徒弟,我饿了。”

“师父,往前走两条街,有家叫正阳春的酒楼。”

“昨夜我吃过一次,他家的烤鸭非常不错,要不咱们去尝尝?”

说到这,张恒又补充道:“正阳春讲究一鸭两吃,鸭肉沾着面酱卷着薄饼,鸭架还能做汤,那汤以枸杞,大枣为衬,最是滋补。”

“徒儿,你不乖了。”

岳绮罗空洞的眼神突然恢复了几分神采。

“师父,这是哪的话?”

张恒一脸疑问。

“问你自己。”

岳绮罗歪着头看着他:“你心里是不是在想,我被封印了上百年,近日刚刚脱困,一身实力还能剩下多少?”

“弟子不敢。”

张恒马上摇头。

岳绮罗呵呵一笑,勾了勾手指示意他凑上来。

等到张恒凑上来后,她吐气如兰:“十不存一,不过杀你足够了,你,要试试吗,我的乖徒儿?”

“我为师父打伞。”

张恒撑起油伞,以行动代替了回答。

岳绮罗对此很满意。

嘴角微翘,露出了那种骄傲,轻蔑,又高高在上的笑容。

“师父,你的衣服是防水的吧?”

走出车站,进入雨中。

张恒发现岳绮罗的红色披风不知由什么材质制成,雨水打在上面就像落在荷叶上一样,根本站不住脚。

反倒是他,站在雨里像个傻子一样,没一会的功夫就被淋成了落汤鸡。

“怎么?”

岳绮罗没有说是与不是,而是楚楚可怜的向他反问道:“你不想给我打伞吗?”

张恒一阵恶寒。

“怎么会。”

张恒是个好演员,脸上强撑着笑容:“能为师父办事是我的荣幸。”

岳绮罗静静的看着他。

张恒一边撑伞,一边自嘲道:“大头大头,下雨不愁,师父有伞,我有大头。”

“呵呵”

岳绮罗轻笑起来。

只是很快,她又板起了脸,淡淡的说道:“带路吧,我饿了。”

片刻后。

正阳春酒楼。

“有什么好吃的都端上来。”

张恒掏出几枚大洋丢在桌子上:“另外把你们的鸭子也来一只。”

“您瞧好吧。”

小二将钱扫进托盘,一声吆喝往后厨去了。

等到店小二走后,岳绮罗一边打量着空荡荡的酒楼,一边漫不经心的向张恒问道:“随手就是几块大洋,你很有钱吗?”

张恒如实回答:“徒儿是阳江张家的族长,在当地号称百万,出入成群,车马无数,每天靠我吃饭的又何止万人,算得上富甲一方。”

“那你为何修道?”

岳绮罗很不理解:“以你的条件,应该是要什么有什么才对,何必去吃那份苦?”

“是选择。”

张恒少有的严肃下来:“我发现这个世界的钱太好赚了,只要我想,我就能源源不断的赚钱,一百万,一千万,一个亿,都不在话下。”

“有段时间我特别迷茫,我原以为有钱是件很快乐的事,但是我发现自己的内心非常空虚,甚至不知道自己该做什么,人生的意义何在,难道我的人生意义就是赚钱,赚更多的钱?”

张恒语气微顿:“于是我去了十里坡,见到了我的师父徐真人,跟随他,拜入了茅山请神一脉。”

“茅山数不清的道经,浩瀚的道法秘术,极大的充实了我。”

“我发现,这才是我应有的追求,我不甘心只做一个有钱的凡夫俗子,我想看看另一个世界,一个普通人难以触及的世界。”

说完,张恒又很好奇的问向岳绮罗:“我求安心,求长生,您已经长生,求的又是什么呢?”

岳绮罗陷入回忆。

良久后,开口道:“我自幼在道观中长大,第一世,浑浑噩噩,想做那天下第一。”

“但是我发现,浅水养不出真龙,青云观比不得名门大派,出身青云观的我,是无论如何也做不成第一的,前五十年算是一事无成吧。”

“后三十年,我不在追求虚名,一心想要长生。”

“为了长生,不惜违背门规,与邪道中人为友。”

“八十岁那年,修炼有成,创出了独属于我自己的鬼道长生之术,自觉天下虽大却皆可去得。”

“没想到,我吸人灵魂练功的事还是暴露了,青云观举派齐出,誓要将我镇压。”

“但是我不恨他们,一点都不恨。”

“就像你说的,这是选择。”

“我选择的是一条邪路,和很多洋洋得意的左道魔头不同,我一开始就知道吸人魂魄练功是错的,也很清楚自己在做什么,只是我不想死,我怕死,很怕很怕,错了又有什么办法?”

“后来,果然如我所料,我还是失败了,被封印了百年。”

岳绮罗语气淡然,接着又道:“要说求什么,如今我破劫而出,化茧为蝶,最想求的是来一场风花雪月,我什么都有,就是没尝过爱情的滋味。”

说着,岳绮罗的目光再次茫然起来:“我爱谁,谁爱我,爱是什么?”

讲到这,岳绮罗问向张恒:“你知道吗?”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