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5小说网

繁体版 简体版
55小说网 > 我真不想跟神仙打架 > 66、苍蝇搓手

66、苍蝇搓手(1 / 1)

这种话显然是以前的成叔不好开口主动提。

他老妈的威名太盛,介绍这些商业公司的人物都会关注成叔在干嘛。

起码这话不能他说,丢不起这人。

但是看了成叔挤眉弄眼的样子,荆小强觉得这孩子被夹得太苦了,还是需要适当的放松下。

不然真等他老妈走了以后,不知道得奔放成什么样。

就娴熟的跟寰亚老板提出来晚上有没有什么娱乐放松的地方。

荆小强来说这个就太合适了。

那位老板笑呵呵的大包大揽说肯定有,台巴子跟港商带过来的风气嘛。

而且在沪海这样的众矢之的聚光灯下不容易滋生,专门就在周边这些地方灯下黑的疯长。

小强你真是懂行道呀。

成叔兴奋得使劲低着头夹菜,生怕暴露了情绪。

这时候天底下的山珍海味估计他都味同嚼蜡。

荆小强忍住笑,推说自己要开车,就基本上不喝酒,拣健康的快速吃了些就出发。

人家还以为他这小年轻是有多猴急呢。

颇为得意的说起他们这边的夜总会很有名气哩。

所谓三陪这个词儿,就是这几年冒出来的。

早几年真的要被当成作风问题抓起来,现在却因为改开回来的海外港澳台投资商们到穷乡僻壤呆不住,怎么来投资呢。

各地就睁只眼闭只眼的松动了。

而且就像亚太、环球这些公司名儿类似,这些内地初生代的夜总会不是叫天上人间就是大富豪啥的,装修也是那种充满土气的金碧辉煌。

荆小强自己是真没兴趣,况且这年代的夜场女性还要承受很大的社会道德舆论压力,所以来源并不广阔,素质参差不齐,服务质量也不太高。

简单说就是长相他连看一看的兴趣都没,就怕自己忍不住要帮人化妆,一个个烈焰红唇画得跟鬼一样。

但成叔已经开心到爆了,哪怕只是卡座包围起来看台上表演节目,他也忙得不可开交。

丝袜都产生静电啦。

荆小强还得跟那寰亚老板继续聊生意,分散人家注意力。

这年头生意能做到这个地步的,的确都是万里无一的胆识过人。

荆小强也跟着请教不少东西,运动内衣如果真的打开局面,这家泳衣厂确实可以全面转产。

但是化妆品这类涉及到很多化学品的生产厂就比较困难。

对各方面要求比较高。

说得投机,就没注意到成叔已经被小姐拉着去舞池里,估计是实在被摸得裤衩都要起球了,求他还是跳个舞吧。

成叔初试欢场简直乐不可支,马上撅着屁股在舞池玩得像个刚放学的孩子。

灯光下,舞池里,扭臀摆腰。

右手搂着乡镇厂花滴水桶腰,左手轻握着满是茧子的胡萝卜指头。

过于欢脱的样子,非常引人注意。

估计他这种典型的沪海老格勒穿着打扮,看起来很像是肥羊,几个当地小流氓围上去挑衅,两三句话就推搡起来。

五十多岁的成叔,穿着休闲立领衬衫和跟格子背带裤,地中海的头发还尽量梳成了中空大棚,不看鼻毛的话,颇有几分儒雅风度。

谁曾想他可是当体育老师、学拳击、保持健身这么多年。

立刻有来有往的反击,三五个小流氓根本奈何不了他。

但架不住地头蛇人多势众,声势浩大的很快有十多二十人冲上来。

成叔才开始叫小强帮忙。

寰亚老板吃一惊准备给警察局的熟人打电话。

荆小强却笑着拍拍他肩膀说没事:“感谢款待,您先走,免得您这本地人在这里结了怨,我来摆平这事儿。”

寰亚老板看看他这身板,莫名的就有了信心:“怎么能让你们单独留在这里,我陪着。”

荆小强摆摆手:“记得尽快出样品给我,五十到一百件,急着要。”

信步走上去,拨开人声鼎沸的吃瓜围观舞客、老蛇皮和小姐们。

废话都懒得说,挥臂就是一拳!

三个月不到,刚来沪海时候还很细胳膊细腿,现在已经强健如斯!

那场跟沪海老帮菜打斗中,他的肌肉筋骨都很吃力。

现在天壤之别。

和成叔这种五十多岁的爆发力也截然不同。

沙包般的拳头,就像一柄大锤。

一拳油酱铺!

打得混混满脸开花。

两拳绸缎铺!

打得混混软踏踏。

三拳水陆道场!

打得混混哀嚎如渣。

正所谓健身是为了让别人能好好说话。

荆小强上辈子就是健身之后,才感觉大家都挺客气了。

不过那个环境到处有枪,他除了以德服人,还是蛮小心的。

回到现在国内的治安条件下,简直就是肆无忌惮。

寰亚老板目瞪口呆的看着这翁婿俩如砍瓜切菜似的横扫这群混混!

成叔开心极了,可能他练拳这么多年,都没如此畅快淋漓的真打过。

还得荆小强来提醒他,有些拳台上的限制在这里要如何调整。

更要留得分寸不要打出好歹来。

一边说着,一边手下不停,很快放平一地的傻逼。

之前还满是嫌弃的小姐,已经嗲声嗲气的来挽成叔了。

荆小强却吓唬成叔赶紧走,待会儿人家拿了刀枪来就只有进警察局,然后叫他妈来保人了。

成叔高涨的性致都给扑灭,忍痛吻别跑路。

大摇大摆的出门去,在众目睽睽下,开着凯迪拉克走人。

打过架的情绪还是兴奋,

成叔都忍不住扯开干鸭嗓子唱歌了。

全程乐得苍蝇搓手,太好玩啦,下次还要来!

沪海市区要是也有这样的地方就好了,咱们一定要去办个vip。

荆小强快到半夜才把他送回去,还经验丰富的带他先回酒店洗澡换衣服,别让老太太发现端倪。

但第二天在大课教室,杜若兰还是观察出点端倪:“你又没回寝室睡觉啊。”

荆小强坦诚相告:“我来大学,不过就是找个落脚地儿,好歹还能把我的户口暂时转到这边来,免得被当成盲流撵回去,我在校外事情多得很。”

杜若兰提醒:“新生查寝很多,其他人要是偷偷打报告举报你就麻烦了,我们学校对在校期间下剧组之类管得很严,每年都要处理好几个,千万别让人抓到把柄。”

荆小强笑:“你不成天跟我在一起,我起码能少一大半的嫉妒。”

杜若兰好奇:“那一小半是因为潘云燕、罗莉还是那天那位美女?能介绍下她的情况吗?”

荆小强瞥她眼:“可以呀,现在没有那种心如刀绞的感觉了?”

杜若兰自己都觉得神奇:“真的,国庆那三天简直生不如死,总算是体会什么叫以泪洗面,干什么都没劲恹恹的,但这种情绪想通了以后,好像又没多大回事,她真不是你女朋友吧,看起来好高,有一米七了吧。”

荆小强嫌弃:“你还是先搞好自己,才搞对象吧,整个大学四年才开始呢,你也要像那个袁学姐那样受到点伤害就自暴自弃?”

杜若兰马上反击:“那你是不是因为撕心裂肺过也才不相信真爱的?”

荆小强诧异:“我什么时候说我不相信了,我相信真爱,但不一定会发生在我身上,更重要是现阶段我只想搞钱,有钱才有资格谈爱情,贫贱夫妻百日哀。”

杜若兰还是单纯:“不用这么现实吧?”

荆小强娴熟:“男生没钱,存钱送名牌包包,她得拿去专柜验货,但如果有钱,哪怕带女生吃路边摊,都觉得够真实,反过来,女生不够漂亮,哪怕洗衣做饭成了黄脸婆都觉得生活平淡,可如果是女神,连无理取闹都觉得可爱,你说什么是真爱?”

杜若兰一个劲眨巴眼,要消化吸收。

但又很享受这种交流:“嗯嗯,今天就探讨到这里,等我慢慢复习,我还要听课学习,做个优秀的自己,谢谢师父教诲。”

荆小强还真教诲了:“不管是哪种关系,尽量跟对方相处轻松自在,同时也保持相互尊重,不要因为迷恋,就允许对方对你有不尊重的言行,对吧,我说的是我的一家之言,你姑且一听。”

杜若兰若有所思的点头。

下课时候潘云燕好奇:“你们在聊什么?”

荆小强苦恼:“我被人举报的可能性又上升了!”

杜若兰乐得哈哈笑。

这种日子是真开心啊。

但也就前三天的文化课还能碰头,每周都是文化课跟专业课各三天的分布,每周双休日,还要过好几年才有政策出来。

荆小强也不得不接着开始上没法逃旷的专业课。

老实说他真不想装逼。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