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5小说网

繁体版 简体版
55小说网 > 抚宋 > 第二百一十九章:思州田氏

第二百一十九章:思州田氏(1 / 1)

田易有理由看不起萧诚。

思州田氏的来头可是极大的,如果要追溯先祖的话,可以直接追到战国时期的田氏所建立的齐国。

即便抛开这些遥远的东西只说眼前,思州田氏也是从隋唐开始便镇守思州了。

田氏不是蛮族,但现在他们却是整个思州所有氏族的大首领,大土司。

他们,就是思州的天。

如此显赫的一个家族的子弟,当然是看不起才刚刚崛起不久的萧氏,哪怕现在萧氏权势熏天。

码头之上去迎接了一趟萧诚之后,田易就更加看不起这个家伙了。

与传闻之中的完全不一样,见谁都是笑嘻嘻一副卑躬屈膝的模样。

特别是萧诚正儿八经的开始工作之后,先是被知州马亮摆了一道,然后下头的人便有样学校,一个个的变着法儿的与他为难。

而这个人,居然一点反击也没有。

居然一门心思地修建着他的房舍。

更可笑的是,他用得还是自己的钱。

因为他向司户参军讨钱的时候,人家一句没有,直接将他堵了回来。

可就是这样一个让他极是瞧不上的人,居然劳动他的大哥田畴从思州直接赶了过来。

虽然都姓田,虽然都是思州刺史田丰的儿子,但田易与田畴的地位与重要性,却是不可同日而语。

田畴是老大,是思州下一任的刺史。

田丰的儿子很多,相互之间自然也是竞争激烈,但田畴从来都是稳稳占据主动的那一个,这不仅仅是因为他年纪更大,很早就参与了思州政务,手底下有一帮人,也因为他的能力出众,力压众多兄弟。

田易与这个大哥交情一直不错,因为他们两个年纪相差很大,田畴从来也没有将这个小弟弟视作为对手,一向对他照顾有加。

思州田氏在彭水自然是有自己的人手的,而这个人,当然也不会是田易。

名义上,思州还是黔州下属的一个羁索州呢!

虽然思州从来没有将黔州的一众官员放在眼里。

田畴闭着眼睛,听着驻彭水的田家管事田真将萧诚抵达这里后的一应事情,不论大小都一一回禀。

与田易在一边不时冷嘲热讽哧笑不同,田真却是语气平淡,平铺直叙,不带任何的感情色彩。

作为一名合格的下属,他晓得不能让自己所汇报的事情中带上自己主观的情绪,因为这会影响上司对整件事情的判断。

说完了,田真便闭上了嘴巴静静地看着田畴。

说实话,他也对田畴专门赶到这里来有些不解。

萧诚也就这样了,虽然他背后的势力的确不小,但思州田氏,可也犯不上去讨好他们。

思州杨氏,用不着讨好任何人。

“你们一定很好奇,我为什么会亲自来吧?”田畴看着田真,田易,微笑着道。

“大哥这两年一直在思州忙碌,都没有出来走一走,趁这个机会出来看一看,透透气也是不错的。”田易赶着拍马屁:“瞧您这身子,这两年都瘦了不少。”

田畴失笑:“尽说些没有边际的话。我这趟来,就是为了这个萧诚。”

“这个人还值得大哥您亲自跑一趟?”田易不屑地道:“有什么事情,招呼小弟一声,小弟就给您办好了。”

田畴呵呵一笑:“真让你跟萧诚对上,只怕你被他卖了,还在笑嘻嘻地给他数钱。”

田易瞪大了眼睛,极是不服气:“大哥也太抬举那小子,看不起我了吧?”

“单说他十七岁就中了进士,你今年二十一了,在这黔州州学之中,也算不得出类拔萃吧?”田畴道。

“那是弟弟我不屑于去考。”田易道:“咱们姓田的,有必要去考进士嘛,就算是考取了,皇帝老儿就会重用我们吗?”

“进不进士的对我们来说是无所谓,但这不代表着你就可以吃喝玩乐,不求上进!老幺,没有真本事,即便有田氏宗族站在你身后,你又能做成什么事呢?”田畴冷冷地道。

田易却是一笑:“我反正抱好大哥的大腿便罢了,以后大哥从指缝里漏点儿给我,就足够我舒舒服服的过一辈子了。”

对于这个惫懒的小弟,田畴还真不好说什么,这些年随着兄弟们的年纪越来越大,相互之间的龌龊也越来越多了,虽然无人能够撼动自己的地位,但终究还是让他心中有些不舒服,这个小弟弟,能让他心中还有最后那么一块兄弟之间的真情,也算是难能可贵。

田易要是一直这么保持这种态度,他并不介意让这个小弟弟一辈子过得舒舒服服的。

“国朝的进士有多难考,你们心中都是有数的。”田畴道:“能够得中进士的,怎么会有废物?你们觉得一个十七岁就考中了进士的人,是个能轻易对付的人,本来就已经犯了大错。”

田畴嘴里说着你们,眼中却只看着田真。

田易虽然是田氏在彭水地位最高的人,但办事的,却是田真。

田真微微低头。

“当然,有些事情,你们不知道,所以这件事情,也不怪你。这便是我秘密赶过来的原因。”田畴道:“实话告诉你们,对于萧家的调查,我们已经进行了整整一年有余了。”

田易张大了嘴巴,田真也是愕然不解:“大郎,我们调查萧家干什么?难不成一年之前,您便未卜先知,晓得这个萧诚要来黔州为官?”

“我又不是神仙,怎么可能知道!”田畴摇头道:“我们调查萧家,只是因为萧氏兄弟对待党项的行为。横山党项,自成体系,虽然说也奉国朝为主,但实际之上却是当家作主。”

田真恍然:“这与我们田氏有异曲同工之处!”

“萧诚,萧定两兄弟在横山一番操弄,横山党项尽归朝廷,这件事,不能不让我们忧心,是不是趄廷对于像我们这样的人已经有了一些想法!”田畴深吸了一口气,“对横山党项的作为,只不过是他们的一次预演!”

“横山党项,一盘散沙。我们思州田氏,可是团结一家。”田真冷笑:“他们真这么想的话,那可就要大错特错了。”

田畴却没有理会田真的话,而是接着道:“岂料我们这一调查,最后得出的结论,却是让我们大吃一惊,大人没有看懂,我也没有看懂。”

“什么没有看懂?”

田畴目光闪动:“虽然没有直接的证据,但我们有理由相信,横山党项臣服的是萧家,而不是国朝。而这件事情的操弄者,并不是萧定,而是你们瞧不起的这个萧诚。”

田真、田易齐齐错愕。

“有了这个结论,我们再结合当今朝中局势,萧家的势力等,发现萧诚来黔水,倒并不是朝廷要对付我们,反倒是对萧家的一种惩罚!”田畴接着道。

“既然是朝廷要惩罚萧家,我们当可推波助澜,那个萧崇文,我看着就有些生气!”田易兴致勃勃地说着,突然看到大哥直勾勾地盯着他,脸上神色渐渐严峻,不由声音越来越小,最终毫无声息。

“老幺,像我们田氏这样的存在,一向便是朝廷的眼中钉,肉中刺,谁不想拔了我们!只是他们现在做不到而已。”田畴冷然道:“远的不说,就说大父,大人他们这几十年来,哪一天不是战战兢兢,如履薄冰,努力维持,生怕一个不好,就会有倾家覆族之祸,让你来黔州州学学习,你就学了这些东西吗?”

“大哥!”田易缩了缩脖子,有些被吓到了。

“老幺,你眼中光鲜亮丽无所不能的思州田氏,其实也是过得艰难无比的。国朝实力越是强大,我们便越是要谨慎。别看现在国朝刚刚在河北吃了败仗,但西北平定,李续灭亡,实际上国朝现在已经没有内忧,可以集中全力对付北辽,这一阵子熬过去之后,国朝实力必然于上一个新台阶。我们田氏这样的家族,如果不好生计较,搞不好就有覆族之祸,你明白吗?”

“我明白了,大哥!”田易小声道。

训了老幺一顿,田畴回过头来看着田真道:“既然萧家不简单,我们自然要深入调查一番。接着便是萧诚入黔州任通判的消息传来。其实这倒并令人太过于惊讶,我惊讶的是,在此之前,独山居然出事了。”

田真却是个心灵惕透之人,惊道:“大郎的意思是独山之事,与萧家有关?”

“起初并不知道。”田畴叹道:“只当是黄则利欲熏心,惹了实力强大之辈所以遭到报复。但后来我听说萧诚要到黔州,便多了一个心眼,派了人去调查这股人马与萧家是不是有关系!嘿嘿!”

“当真与萧家有关?”田真惊道:“这么说来,萧诚到黔州来,并不是一件偶然的事情,而是他们的计划。”

“正是如此!”田畴道:“这就有些让人担心了。人还没有到,手却已经伸了过来,老幺,你眼中的那个萧诚在彭水无所事事,被几个小官给制得服服贴贴,但暗地里,人家已经控制了独山,三都,现在正在图谋勋州,南平州,只怕再过得一段时间,这四地,都要落入人家之手了。”

田真惊道:“大郎,我们不阻止吗?”

田畴摇头:“晚了!如果我们早发现这里头的纠葛,必然不让他事成。可是现在,他们大势已成,我们想要阻止,除非出动兵马,可是田氏兵出了思州,在朝廷眼中,不就等同于造反吗?”

“难不成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他们做成此事吗?大郎,播州那边?”田真试探地问道。

田畴嘿嘿一笑:“你以为他们傻?不管怎么说,一股新势力已经形成了,而且这股新势力,必然会以萧诚为首。西南之地,平静多年,突然多出了这么一条大鲶鱼,以后只怕有的热闹了。”

“大哥怎么就确定这股人马一定是萧家的呢?”

“最开始是判断不出来。这股势力所表现出来的实力,让人惊诧无比。”田畴道:“直到最近,我们发现萧家的一些人出现在这股势力之中这才猜出来的。萧定现在是征西军行军总管,全面接手了以前李续控制的地盘,而实力只怕已经不逊色于李续。萧禹坐镇中央掌握朝廷财赋税收,萧诚又来到西南鼓捣,他们萧家,到底想干什么呀?”

“莫非是要造反?”田易道。

“放屁!”田畴毫不客气地骂了一句。

“那大哥你说,他们想干什么?”田易不服气。

“正因为我不知道,所以我才来了!”田畴吐出了一口长气,“我要确定此人不是来对付我们的这只是其中之一,另外,我是真好奇,他们想干什么!”

“大哥是要见他吗?”田易道。

田畴点了点头:“你准备好一份礼物去拜见萧诚,我作为你的随从一起去。我要与他谈一谈。”

“作为我的随从?”田易惊问。

田畴点了点头:“我不想别人知道我来了彭水。”

看着田易低着头一副不乐意的模样,田畴重重地哼了一声,“老幺,你在想什么呢?”

“没想什么,什么也没想!”田易抬起头,连声道。

“礼物准备得厚一些,算了,这件事情田真来安排吧!”田畴转头看向田真。

“是,大郎。”田真点头应是。

“你们出去吧,我要好好地睡上一觉了,这一路赶来,可是吃了不少苦头!”挥了挥手,田畴将两个人都赶出了房间。

躺在床上的田畴,一时之间,却怎么也睡不着。

有些事情,他并没有跟田真田易说起,这个萧诚,无比复杂,当真是不查不知道,一查吓一跳。萧诚在西北之时,竟然是把一路安抚使玩弄于鼓掌之上,最后还迫使安抚使不得不替他出面擦屁股,这样的手段,这样的心计,如今来到了夔州路,来到了黔州地界,田真可不认为李防、马亮之流会比陕西路安抚使马兴更强。

西南至此多事!

这是田畴一个最基本的判官。

萧诚一定会整出一些事儿来。

而田氏,能不能在他整出这些事儿的时候占上一些便宜呢?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