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5小说网

繁体版 简体版
55小说网 > 无声的证言 > 第4章 破绽

第4章 破绽(1 / 1)

与此同时,江阳刑侦支队二大队会议室依旧灯火通明。

这会儿已经是深夜,但这帮好不容易破获大案,难得能如期下班的刑警却都纷纷从家里回到了单位,聚在一块,各个脸上都带着愁容。

齐宏宇虽是法医科的人,但同时也是他们队的联系法医,他们手上的案子在法医鉴定这一块绝大多数都由齐宏宇负责,合作的多了,彼此的交情自然很深。

更别说齐宏宇人缘一向不错。

可除了发愁,他们也没什么好法子。

沉默半晌,终于有刑警开口:“不管了!我现在就去长南支队!宏宇哥是什么人我们都心知肚明,我觉不相信他会干出杀亲的事,肯定是哪个狗日的栽赃陷害!我们不能这么干等,必须还他一个公道!”

说完他就要往外走。

“站住!”有个中年汉子赶紧喊住他:“回避制度被你吃了?你过去能干什么?胡闹!”

走到门口的刑警皱眉:“仇教导,那你说现在该怎么办?你倒是拿个主意啊!”

“等。”这位教导员轻叹口气。

“等?”

仇教导侧头看向窗外,目光飘远,仿佛看到了大江对岸。

见他不回答,刑警更急:“仇教!你知不知道现在案情对宏宇哥多不利?我兄弟……”

“赵博!”仇教沉声打断他:“别过界!不允许违规过问案情!”

他撇撇嘴不以为意。

无奈之下,仇教只好再次说:“长南支队的兄弟肯定会还他公道。”

他却听不进去这话,但他刚想开口辩驳,就被边上的同事拉了一把,对他摇摇头。

他猛地想起来,仇教导的老婆,似乎就在长南刑侦支队?

诧异的瞧了这位教导员一眼,他双眸微微颤动。这位老教导,嘴里说着不许过界,自己却插手……

这话他当然不会说出口。

等情绪平复了些许,他便轻轻点头,不再开口。

……

审讯室。

女警脸上划过些许期待和赞赏,同时问:“果然什么?”

“死者手上的伤创没有肉眼可见的生活反应,应当是死后才被剁的,而且是死后好一会儿才剁的。”齐宏宇努力保持着镇定,反问道:“凶犯这么做的动机是什么?”

“老实”了好一阵的警员忽然撇嘴,说:“还以为你要讲什么,这还不简单?你刚自己不是承认了?”

“我承认什么了?”

“无法提取指纹啊,为了遮掩受害人身份呗。”警员翻个白眼:“你最近和冉秋生闹了矛盾,只要一确认死者身份,你就会立刻进入我们的视野。”

“遮掩?”齐宏宇呵一声,他和这警员极不对付,当即呛道:“你们长南支队的警察专业素质这么低的么?这种不学无术的人都能混进来?”

“你说什么?”警员一拍桌子站起来。

女警这次却没阻止,反而饶有兴趣的吃瓜看戏。

“换做是你,要遮掩死者身份,杀人后只剁手指不毁容?”齐宏宇也跟着起身,寸步不让的反问:“不毁容也就算了,身份证都不拿走,任由它留在死者口袋的钱包里么?”

“这……”警员梗着脖子想说可能是忽略了,杀人,毕竟杀人尤其激情杀人后难免情绪激动,忽视了细节很正常,但一想齐宏宇的身份,这话半天说不出口。

毕竟法医吃的就是细节这碗饭,需要根据各种细节还原作案过程并锁定凶器乃至真凶,而且熟知警方破案的方法和流程,犯这种低级错误的可能性非常小。

除非凶手不是齐宏宇。

“有没可能是为了宣泄呢?”女警耐不住也问了一嘴,但她很快就自我否定了,摇头说:“不太可能。”

“嗯。”齐宏宇对女警的脸色好很多,点头,重新坐下。

站着的状态容易克制不住情绪,坐着能冷静些。

他接着分析:“如果是为了泄愤,不应该砍手指,至少不该只砍手指,拿刀在尸体身上捅几下更解恨,还更轻松。

但尸体身上伤痕并不多,而且都为抵抗伤,以深度较浅的刺切创、砍切创为主,严重创伤只两处,分别在胸、腹部,被各捅了一刀。

而且尸体小臂接近手腕处还有两道砍创,说明凶手本意是剁手,但后来放弃了,转而砍掉指头。我推测是因为砍不动,人骨骼确实坚硬,寻常刀具没那么容易砍下。”

女警若有所思,身子前倾伸手,把照片拿了回来,仔细看了几眼,点头:“我懂了,凶手在受害人死去一段时间忽然起意剁手,后来又放弃转而改成剁指头,应该是有不得已的理由……难道是灭迹?”

齐宏宇立刻抬手抓衣领,想要脱衣服,但双手被铐住,没法脱。

年轻警员有些紧张,立刻质问:“你干什么?”

“验伤!”齐宏宇瞥了他一眼,眼见一时半会脱不掉衣服,只能说:“我申请立刻对我验伤、拍照,固定留证!”

“验伤?”年轻警员脸色有些茫然,明显经验严重不足,也不知究竟怎么混进刑侦支队的。

“可以。”女警却了然的点头。

警员伸长脖子对着照片看了半天,终于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死者身上有抵抗伤,而非直接毙命,说明二者之间有过搏斗,那死者指甲缝里很可能残留有凶手的皮屑组织,而凶手事后发现了这点……

齐宏宇提出要验伤,显然身上并无伤痕,难道凶手真不是他?

这时,女警却忽然又说:“但光凭这点,不够支撑你自证清白——死者与凶手有过搏斗,并不能证明凶手被抓伤,只能说有这种可能,手指被剁也不能完全证明就是因为指缝里留存有凶手的组织细胞。”

“是这样。”齐宏宇很干脆的回应,就听他说:“但我能确认凶手一定被抓伤了?”

“依据。”

齐宏宇反问:“你们凭什么判断本案为熟人作案呢?”

不等他们回答,齐宏宇自己解释了:“我猜是因为凶杀现场在卧室吧?我老汉时常锁着门,不是熟人的话,虽然骗开门不难,但不太可能进到卧室里去——而卧室被重点打扫过,所以我怀疑他是在卧室被害的。”

“倒没错。”女警点头,但满脸迷茫:“这和凶手被抓伤有什么联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