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5小说网

繁体版 简体版
55小说网 > 无声的证言 > 第19章 线索又断了

第19章 线索又断了(1 / 1)

这中年汉子身上的特征不算明显,但仔细分析,还是能看出些端倪,比如长期收废品在手上留下的痕迹,长期蹬三轮对脊椎、双腿潜移默化的损伤等。

蹬三轮收废品的中年汉子,化身跑腿小哥,大半夜送来冉秋生的断指……

齐宏宇脑筋快速转动起来。

他又抬头瞥了几眼监控,并不局限于审讯室,还往边上的大屏幕扫几眼,看看在留置室内的徐媛萍二人的情况。

老色批之死这桩案子本身已经侦破,证据齐全,没什么好深究的。

虽然说男嫌犯的行为表现的有些极端,但很显然,这对夫妻的经济条件很一般,老婆又长得漂亮,这很容易让男人患得患失,不知不觉中形成较为极端的占有欲。

类似的杀妻案、杀奸夫案,这帮刑警接触的太多了,早已见怪不怪。所以在他们看来,男嫌犯的行为极端本身就不算什么疑点,更具体的心理细节、心路历程什么的,在尚有更大疑点的情况下他们也没心思深究了,交给其他刑警慢慢挖掘就是。

本案更大的谜团在剁手指上,这也是犯罪行为,且作案人行为诡异病态,具有很大的潜在危险性,刑警队不可能对此视而不见,必须继续侦查下去,直到将嫌疑人抓获为止。

所以齐宏宇的目光很快收了回来,又落到审讯室中,打量自称跑腿员的汉子。

又晾了此人一阵,蔡臻也没了耐心,不再干等,便喊上杨堃前往审讯室,而齐宏宇跟仇教则去监督室旁观。

瞧见开门,中年汉子立马质问道:“p!你们这帮警察搞锤子!大半夜把老子叫来,你们倒好,现在才来,什么道理?”

杨堃都明显感受到了他的愤怒。

蔡臻依旧不慌不忙,坐下后先翻了翻带进来的一小叠报告,才开口问道:“曲阿拉火?彝族人?”

“是老子!”汉子满脸不爽:“找老子干球?”

“看样子你还不知道自己摊上了什么事!”杨堃冷笑。

连续唱了几次白脸,他也算有些心得,不需要蔡臻眼神提醒,就自然把握到了开口时机。

“别给老子卖关子!”曲阿拉火似乎也是老油条了,压根不吃这一套,骂咧咧说:“有话就直接说,没事就放老子走,老子回去还要睡觉!”

“哼!”杨堃一拍桌子:“凌晨时候,你跑区医院边的宾馆干什么了?”

曲阿拉火脸色微变,跟着眼珠子一转,火气变得比杨堃还大,也吼着说:“老子去送货!怎么,送个货还要跟你这娃儿汇报?你们警察管真t宽!”

“你送不送货老子不管!”杨堃脖子暴起青筋:“你自己想想,送的什么货!”

曲阿拉火脸色变化更明显了些,忽的有点心虚:“我怎么知道送的锤子!牙刷儿!该不会是面儿吧?p,老子就知道那家伙有问题,这下可把老子害惨了!”

“嘀嘀咕咕什么呢!”杨堃又拍了下桌子:“大声点!谁t有问题!东西从哪来的?”

“警察同志,警官,你听我说!”曲阿拉火的不耐与烦躁彻底消失,嚣张气焰荡然无存,取而代之的是浓浓的不安和心虚,这下完全换了态度,赔起笑脸说:

“我真不知道箱里头是锤子玩意儿,就有个人让我送那家宾馆的8314房间去,交给个叫齐宏宇的小伙子。他给了我七十块钱,还说到时候让小伙子也给我三十,凑个一百整。”

说完,他又急慌慌的补充:“警官,这事儿真跟我没关系啊,我就一蹬三轮捡破烂的,有人给钱让我干活,我闲来没事,价钱也给的高,干嘛不接?你们要抓去抓他,跟我没有半点关系!”

蔡臻没搭理他的解释,只问:“知道他是谁么?”

“这我真不知道。”

“不知道?”蔡臻皱眉:“那你描述下他长什么样。”

“也不知道啊。”

“嘿你个老东西!”杨堃瞪眼:“到现在还不老实,我看你……”

“警官,警官!你听我解释!”曲阿拉火赶紧说:“我真不知道,我都没看到他。”

“坟坝头撒花椒,你麻鬼哦!”杨堃不耐的骂道:“没看到?谁t给你钱给你包裹让你送的?大晚上撞鬼啊?”

“可不就是撞鬼了!”曲阿拉火嘟哝,看到杨堃喷火的双眼,又缩着脖子解释:“当时我在垃圾池里翻瓶子纸皮,回来就看到三轮车上多了个包裹,上边用石头压了张纸条和七十块钱。

我承认我那会儿动了点歪心思,要不东西就不送了,东西也是我的,但掂量掂量,箱子轻飘飘的,里头东西怕也不值钱,送过去还能再赚三十,就照做咯。”

蔡臻追问:“纸条呢?”

“不知道,甩家里那堆纸壳里了。”曲阿拉火说:“你们去找找?”

杨堃不死心:“大半夜的,街上晃过去一个人你都没见着?”

“真没见着,我没事干也不会东张西望啊!”

……

会议室。

蔡臻和齐宏宇的脸色都不好看,兜兜转转老半天,好不容易逮住了个人,不想又是无用功,曲阿拉火连“第四人”的衣角都没看见。

“师傅,调监控吧?”杨堃提议:“凌晨后外头基本就没人了,说不定监控能有所发现呢?”

“对头,这是个方向。”齐宏宇也说:“尤其他还知道我住哪个宾馆,肯定一直盯着我。

我当时是打车去医院的,他应该也是开车跟我,照着这个方向去查,结合前天六点到十点,案发现场与抛尸现场附近的监控录像,就能找到他!”

蔡臻应了一声,说:“你把你离开分局后的行程写找条子给我,我让图侦的兄弟伙去查。”

“好。”齐宏宇应一声,向杨堃借来笔记本,撕下一夜,一边思索一边写行程,并掏出手机看看付车费和打电话的时间。

然后他正好瞥见此时已七点多,就在把纸条递给蔡臻后,又走到一旁,拨出医院那人的电话。

“您好,您拨打的电话已关机,请稍后再拨。”

齐宏宇满脸不爽:“大早上的电话关机?这龟孙搞锤子?”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