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5小说网

繁体版 简体版
55小说网 > 无声的证言 > 第33章 活葬(十)

第33章 活葬(十)(1 / 1)

的士司机即使掌握着核心八卦,但所知同样有限,关于殡仪馆闹鬼的事儿虽然很接近原始版本,但依旧是谣传,并没有多少价值。

但有辞职员工跳江的事儿,引起了齐宏宇的注意。

付过钱下了车,他一边往殡仪馆里走,一边拨通了蔡臻的电话,将这件事儿转告给她,让她找人查查案卷,是否有这样的案子。

等他走进殡仪馆时,蔡臻直接迎面走来,在齐宏宇跟前半米处顿足,说:

“查到了。”

“噢?”

蔡臻黑着脸说:“殡仪馆这半年来先后有四人辞职,其中一人跳江,一人跳楼,经鉴定他们身上都没有外伤,没有服用药物的迹象,最终认定为压力过大而自杀。

因为殡仪馆特殊的工作性质,员工因压力过大而辞职,辞职后又自杀,还算合乎情理,加上除却这两人都是殡仪馆员工,辞职与自杀时间比较接近显得比较巧合外,并没有什么疑点,所以当时也没太往心里去。”

齐宏宇皱眉:“有到殡仪馆问过情况吗?”

“问过,当时他们也说了闹鬼的事儿,还给我们看了视频,但派出所的人说他们为这事儿已经报过好几次案了,根本是无稽之谈,不予采信。”

顿了顿,蔡臻接着说:“支队当时也针对这事调查过,没发现异常,而且另外俩辞职员工虽有些神神叨叨的,但也没别的异样,最后案子也就不了了之了。”

“这案子……是蔡姐你办的?”

“不是。”蔡臻摇头,接着又说:“但就算是我办的,最后恐怕也是这个结果。你知道的,我们事情很多,不可能始终盯着两桩略有疑点但没有任何证据与线索的自杀案件。至于闹鬼……你信么?”

“也对。”齐宏宇轻叹口气,接着说:“但可以肯定,如果不是曲浔寅等人在撒谎,且视频真被处理过的话,那么所谓的闹鬼事件恐怕都是人为,但我想不明白他们究竟要干什么,也不确定这些事跟‘活葬案’是否有关。”

顿了顿,他岔开话题,问道:“你们找曲浔寅再问过话了么?”

“问过了,没异常。”蔡臻说道:“即使我们能确定她有问题,但手上没有证据,只能拘传留置她一天,顶多再申请额外加一天,她估计也是认准了这点,一脸无辜的样子,半点有价值的东西都挖不出来。”

“技术队那边呢?他们看过照片了吗?”

“看过了。”蔡臻扶额说道:“没发现照片痕迹,其他简单易懂的方法不消多说,他们还调整过照片的色阶,也分析过照片的代码,都没有找到处理痕迹,基本能断定照片是真的。”

齐宏宇颇为苦恼的啧了一声。

蔡臻继续说:“技术队的兄弟伙讲,照片本身没有问题,但处理照片的手段不仅仅只有后期而已,还有前期。

而前期的手段同样一点不少,包括但不限于化妆、打光、调整相机参数等等。他们能力有限,无法对此加以鉴别,而市局也不比他们强多少,建议送到西政的司法鉴定中心去。”

“只能这样了。”齐宏宇颔首。

“如果这不是尸斑呢?”

忽然传来质疑声,两人纷纷回头看去,就见石羡玉缓缓走来,同时还对蔡臻点点头,打声招呼。

蔡臻想了想,话已经转告给齐宏宇了,而自己还有点事儿,便让他们聊,自己则走开了。

目送蔡臻离开,齐宏宇打量石羡玉几眼,皱眉:“才起床?”

他茫然的看着齐宏宇。

“眼角有眼屎。”

“……”他赶紧抬手擦擦眼角,然后转移话题:“师兄,活人身上不可能出现尸斑,但有没有可能出现类似的东西?”

顿了顿,他又补充道:“比如冻疮,程度相对较浅的冻疮,我觉得就挺像尸斑的。”

“但冻疮除了局部红斑之外,还伴随有较为明显的肿胀现象。”齐宏宇摇头说:“同样的,冻疮和尸斑我也不至于看错。”

“那我想再问一个问题。”石羡玉又道:“为什么笃定尸斑出现人就一定死了?”

齐宏宇斜了他一眼。

他自顾自的说:“我先前说过,尸斑的形成是因为血液坠积,你并没有否认。我又查了下,血液坠积的根本原因,除了血液失去动力外,还有就是血管扩张。”

见齐宏宇点头,他继续说:“血管扩张又是因为细胞缺氧,无氧呼吸产生的酸性物质刺激造成的,这个过程至少需要半小时。

但脑细胞不具备无氧酵解获取能量的功能,所以缺氧五分钟左右脑细胞就开始大量死亡,十五分钟左右全脑就完全丧失活性了,此时死亡就是彻底的不可逆死亡,哪怕借助主动式医疗设备强行恢复呼吸心跳,也无法逆转。”

齐宏宇嗯一声:“所以很明显,尸斑出现在脑死亡之后,所以在法医学上看到尸斑,就意味着已经死亡。”

“那如果凶手通过某种手段扩张了受害人的血管,降低了受害人的血压,能否在体表产生类似尸斑的红色斑纹?”

说完,见齐宏宇依旧一脸淡定的模样,他不由轻叹口气:“看样子,这个可能性你也想过,并且排除了。”

“不,我没想过。”齐宏宇摇头,接着又道:

“而且如你所说,活人确实可能因血管扩张、血压降低到极限而产生类似尸斑的斑纹,但那不叫尸斑。

不过……有尸体的情况下,我同样可以区分,但凭一张局部照片,我确实无法鉴别。至于龚理,他体表大面积严重烧伤,损毁严重,已经失去鉴定价值了。”

石羡玉眼前一亮,眯眯眼仿佛都睁大了丁点儿。

然而不等他开口,齐宏宇就继续说:“但这种可能性同样可以排除。”

“怎么讲?”

“要血管扩张、血压降低到足以出现血斑的地步,不管是因为濒死还是药物作用,他大脑也早已因过低的血压而导致缺氧,等家属观瞻完遗体把他送进焚化炉也早就死透了,不会在火场里应激跳起来的,只会静默的化成骨灰。”

“得,又排除了一种可能。”石羡玉叹气:“这案子可以的,到现在都没找到半点方向……刚报到就给我个下马威啊。”

齐宏宇:“傍晚时你不挺自信的?”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