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5小说网

繁体版 简体版
55小说网 > 无声的证言 > 第76章 矛盾

第76章 矛盾(1 / 1)

最终齐宏宇还是没能从石羡玉嘴里撬出什么有价值的信息来,也不知他是不想说、不敢说还是真就故弄玄虚,空手套白狼。

反倒是他自己的事儿都给石羡玉讲了。左右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秘密,何况凃欣欣晓得个大概,石羡玉真想知道,不难套路出来,所以没有瞒的必要。

第二天,仇教导、赵博等人跑上来关心的问了下情况,想来是从石羡玉那边了解到他已知晓这事儿了。

把话说开后,同事们果然恢复了正常,支队给他的感觉也不再陌生。

当然,他心里记挂着齐平路失联的案子,但手里的案件并没侦破,他不会为了心里的这点私心抛下工作不管,和同事聊了几句,就收敛心思,往法医科走去。

他边走边嘀咕:“我老汉那桩案子给了他们这么大的心理阴影么?”

“那可不,非得查,拉都拉不住,整的仇教导只能推开手头工作陪着你,监督你。”石羡玉的声音从角落中传出。

齐宏宇侧目,对他的神出鬼没不再大惊小怪,只打量他藏在角落阴影里的身子几眼,吐槽说:“你丫是见不得光还是怎么说?”

“你管我。”石羡玉哼道,接着压低声音:“受害人家属又来了,搁那闹呢,仇教都头大,安排了人应付着,我得躲躲……”

“啊这!”齐宏宇也打了个哆嗦,说:“走走走,咱们去现场再看看情况去!”

石羡玉惊喜:“你也不喜欢和家属打交道?”

“那可不。”齐宏宇说,跟着转身就走。

“等等我!”

……

齐宏宇最终上了石羡玉的车。

憋了半晌,他还是没忍住直接问道:“石队,我一直挺好奇的,说你咸鱼吧,你丫有时候特勤快,默默干了不少事儿;说你勤快吧,你在人面前又懒的一批。

换个角度,说你社恐吧,上回口红案你带队去宾馆取证半点不含糊,询问讯问同样干脆利落;讲不社恐吧,在单位里兄弟伙一多你就恨不得把脑袋塞进裤裆里,看见当事人家属也赶紧开溜……”

石羡玉先前一直沉默,直到听见最后一句,才开口辩解:“你不一样看见家属就开溜?”

“别岔开话题。”

“哦,”石羡玉点点头:“那我拒绝回答,你就当我是神经病吧。”

“行,神经病同学。”齐宏宇点点头,说:“明眼人都看得出来你身上有秘密,大概也猜得出来你是带着任务空降过来的……

大家都是警察,知道相关纪律,你不说,我们不会问,也不会查,你没必要总是装神弄鬼,神经兮兮,又表现的跟大家格格不入,这样很容易引起大家抵触的。”

石羡玉脸上始终挂着的些许笑意收敛起来,表情略严肃:“为什么忽然跟我说这些?”

“小凃是我师妹,她爸是我非常敬重的老师。”齐宏宇淡然道:“所以,即使说实话我不是很喜欢你,还是愿意把你当自己人。”

“那,多谢了。”石羡玉笑意再现:“可我就是要格格不入,就是要神经兮兮,就是要不断的无声强调,我有秘密有任务,但我就是不说出来,你们快调查我。”

齐宏宇转过头,盯着他侧脸。

他眼睛不眯着了,自然睁开。令人诧异的是,他眼睛竟然蛮大的,加上眉宇和嘴角带着的浅浅笑意,竟给人非常阳光可靠的感觉。

头次看到这样的石羡玉,一时间,齐宏宇竟有些出神。

这样始终眯着眼,其实也很累的吧?生活都会受到不小的影响。

半晌,他收回目光直视前方,淡淡的说:“你眼睛还是眯着的好。”

石羡玉:???

“眯眯眼一旦露出眼珠子,肯定要出大事。”齐宏宇故意吐槽,他知道石羡玉早已习惯眯眼,刚刚那副模样显然是有意识给自己看的,只是不知道具体用意。

石羡玉哦了声,一点点把眼睛重新眯起。

忽然,齐宏宇又问道:“你的事儿,小凃知道吗?”

“她是我未婚妻,除了纪律上规定保密的事儿,否则她都有知情权,至少该知道最真实的我是什么样。”石羡玉轻声说:“而我很不喜欢把事情瞒着应该知道的人。”

“晓得了,怪不得她能看上你。”齐宏宇心中有数了。

两人再不开口,直到抵达了案发现场。

现场拉起的警戒线依旧没撤去,过往的行人要进出村子只能绕道。

血迹依旧在,还没清理,此时已经干涸发黑。

对比着昨天在现场拍的照片和监控画面,案发时的情况在他们二人脑海中逐渐被还原。

很快,两人目光又碰撞在一块。

齐宏宇率先说:“不论是现场勘察结果,目击证人证言,还是监控录像,这都只是一桩普通的持刀伤害案。”

“就我看到的结果,也是这样。”石羡玉耸拉着脑袋说:“要不是欣欣觉得有古怪,我们不会把你从高铁站喊回来——其实仇教导和欣欣也不建议喊你回来,支队又不是没别的法医,但我觉得你会对本案感兴趣。”

齐宏宇侧目,定定的盯着石羡玉的脸。

他抬手往脸上抹了一把:“怪我?”

“倒不是,只奇怪你怎么这么了解我。”齐宏宇回道:“本来满腹牢骚,直到回到现场才调整过来,但看到尸体之后,我确实升腾起了浓厚的兴趣。”

顿了顿,他又说:“还有,你咋又颓起来了?振作点不行?”

石羡玉没搭理最后句话,自顾自的嘀咕道:“p奇了怪了,作案人到底怎么做到在众目睽睽之下使黑手的?”

齐宏宇果然被转移了注意力:“有一瞬间我怀疑,他们的肝早就坏了,只是被砍时才恰好发作。但很快想到你说的,他们差点夺了对方的刀,这个猜测就被推翻了。”

“嗯,肝脏破碎的人不可能这么生龙活虎。”石羡玉接话,并问:“会不会是次声波?”

“这也是我第一怀疑的手法,但同样很快排除。”齐宏宇说:“次声波扩散范围又远又大,针对性很弱,要真是次声波,现场围观的人都得倒。”

石羡玉啧一声。

紧跟着两人同时挪动双腿,走到最大的几摊血迹跟前,一块蹲了下来。

盯着血迹看了几分钟,石羡玉忽然站起身,齐宏宇精神一震:“你有发现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