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5小说网

繁体版 简体版
55小说网 > 无声的证言 > 第91章 爆炸

第91章 爆炸(1 / 2)

齐宏宇翻开钱包看了看,发现银行卡、身份证什么的都在里头,还有约莫两百多的现金,都是零钱。

手机等东西都在,说明凶手并不图财,抢劫杀人的可能性能排除,齐宏宇心中更倾向于认为本案为仇杀了。

没太在意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齐宏宇先将手机放入证物袋中,又摸出身份证和社保卡仔细看起来。

死者是外地人,川蜀过来的,社保卡签发机关是山城人社,应当是在本地长居而不是短期旅游。

这倒是正常,对很多川蜀人而言,要往外跑的话,选择上除帝都、魔都、花羊和新安四大一线之外,首当其冲的就是蓉城和山城了,这两地发展势头大好,房价相对不高,生活压力也不大。

齐宏宇松了口气,在本地定居就好,否则调查难度得大许多,还很麻烦,得两地公安协同。

“李效国,男,二十六岁。”齐宏宇将这个信息记下,回头让人查查他的社保信息,不难确定其工作单位和暂居地址,之后排查就好展开了。

检查完尸表,他又从勘察箱中取出探针往几处伤口插入,观察伤口的方向和深度。

刺入方向结合受害人身高,再研判凶手作案时和死者的相对位置,就能大致判断出他的身材特征和持械手,这些都是重要信息。

另外,齐宏宇发现死者伤口皮肤有表皮剥脱,很明显是被刺器柄撞击留下的伤痕,即作案人下手极狠,刀刀直没入柄,那么伤口深度基本就等于凶器长度。

很快,齐宏宇得出结论,并在笔记本上记下:

凶手身高应当与死者接近,惯用手应该是常见的右手,凶器长约12.5公分左右;

创口长2.7公分,考虑到伤口应激性收缩及凶手快速刺入、拔除凶器导致伤口扩大而形成的误差,凶器宽度应该也是这个数,目前不好准确判定。

“分析出的信息不算太多啊。”石羡玉的声音自身后传来。

齐宏宇啪嗒一下合上自己的笔记本,本能的皱眉。他不喜欢别人看自己写东西,不管写的是什么。

事后给他们瞧瞧问题不大,但写的过程中被看到就很不舒服。

石羡玉意识到了什么,立刻道歉。

“没事。”齐宏宇摇摇头,又将笔记本打开递给他,说:“尸表检查只能到这一步,接下来需要解剖,还需要结合侦查组兄弟的调查结果。”

石羡玉快速扫了一眼笔记本,点点头:“社保信息我现在就可以让人查,另外,居委会这边也……”

“得了吧,”齐宏宇摆摆手:“因为没有物业,我们这居委会简直就是个摆设,我在这住了两年了都没见过几次人,也没登记过我的居住信息。”

“去年人口普查总是上门问过的嘛。”石羡玉说道,继续打电话。

齐宏宇挑眉,他竟忘了这茬。

等石羡玉将电话挂断,齐宏宇才接着说:“总之尽快与家属取得联系,我好解剖。”

“成。”石羡玉点头,接着琢磨一阵,又说:“这样,既然现场尸检工作已经完成了,那你先让人把尸体送回去。”

齐宏宇听出他的画外音,问:“留我有事?”

“你毕竟是第一个到现场的人,又是下班时间。”石羡玉解释说:“起码得得做个正式的笔录。”

“可以。”这要求很合理,齐宏宇并未拒绝。

……

两小时后,法医科解剖实验室。

石羡玉推开门,人还没进来就先开口说:“已与死者父母取得联系,他们正从老家赶过来,但夜里没有高铁,只能坐火车,明早才能到。不过他们同意我们先行解剖。”

“好。”齐宏宇就等这句话,立马在知情书上写一句“家属因故不能及时到场”并签名,便立刻将笔记本交给石羡玉,自己戴上了手套。

石羡玉一愣:“干啥?”

齐宏宇头也不回:“你现在有事么?”

“倒是没有……”

“那帮我做笔记,我不方便。”他说道。

“啧,你助理呢?”

“他家住得远,我没喊。”

“你这不符合规定啊……得,我来就我来。”

齐宏宇收回目光,立刻将尸体表面的白布掀开,至于衣服早就被脱了。

“受害人体表身中四刀,”齐宏宇开口说:“按从上至下、从左到右的顺序,分别位于第五肋间隙锁骨中线,即心尖体表投影处;左乳(河蟹)头正下三厘米处;肚脐右上七厘米处的右季肋区和左下腹腹股沟近骶髂关节处。”

石羡玉立马记录。

齐宏宇又讲了一遍伤口情况。

四处刺创,形态都很统一,创壁光滑,无组织间桥,未见皮瓣,说明凶器锐利无血槽、缺口、卷刃。

凶器单刃,直,除刀尖外全刃无弧度。刀柄无格,刃面光滑无纹路但边缘处有毛刺,以刃侧朝下的话,毛刺集中于刀柄右下侧。

石羡玉停下记录,说:“这么看起来,倒像是水果刀,而且虽然还比较锋利,但做工不咋地,估计是在超市里买的几块钱一把的那种。”

“这样的刀具随处可见,很难作为指向性线索。”齐宏宇也有些遗憾,评价一句,然后正式开始了解剖,先将死者的胸腹腔打开,再对几处刺创做进一步的局解。

于是石羡玉又在本子上记下:受害人心尖被刺穿,心包腔、胸腔内积血严重,总量超一千五百毫升;左胸膜、左肺下叶穿透性伤;肝脏受损严重,肝门静脉、肝左管、肝固有动脉左支被刺破;左髂总动脉下行将分内外支处破裂。

记录完之后,石羡玉瞠目结舌:“好家伙,除了肺部及时救治或许只是血气胸外,其他三刀可以说刀刀致命,任何一处都很难及时抢救……这作案人不仅下手极其狠毒,恐怕还对人体解剖学结构非常了解。”

“是啊,”齐宏宇也说:“正常人急切间行凶,要么只刺一两刀,要么伤创相对比较集中,而这具尸体短时间内身中四刀不说,彼此间隔还都挺远,凶手肯定不是胡乱捅的,很有针对性。”

“医生?”石羡玉问,接着又补充:“嗯,医学生也有可能,之前有新闻……”

齐宏宇摇头:“一般的医学生也不具备这种能耐,即使掌握了理论也很难有相匹配的实操本领,知道位置在哪不难,难得是急切中极短时间准确命中,除非是动手能力强的学霸。所以我更倾向于认为动手的是医生或法医。”

见石羡玉也把这个话记下,他便顿了顿,给石羡玉一点时间,然后才接着说:“而且心脏、肺脏都有肋骨保护,同时可以看到对应肋骨处有切痕,他是硬生生突破肋骨刺入脏器中的,能说明凶手力气不小,下刀快狠准。”

石羡玉抬头问:“既然这样,他为什么不把刀横过来?”

“当时下刀应该很急,不具备精细操作的空间。”想了想,齐宏宇解释:“而且可能他也在下意识的掩盖自己职业特征吧,只是他对人体解剖结构的了解已经出卖了他。”

石羡玉嗯一声,认可了这个解释。

齐宏宇便又将死者头发剃了,颅腔打开,仔细观察脑组织,认定受害人确实死于缺血性休克。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