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5小说网

繁体版 简体版
55小说网 > 无声的证言 > 第100章 错误

第100章 错误(1 / 2)

石羡玉沉声道:“甘方距具备这样的条件。”

话一出口,两人都沉默下来,脸色更加严肃。

几秒后,他俩异口同声道:“可没有证据。”

同时眨眨眼,又异口同声说:“试探试探?”

“得,”齐宏宇下车:“走吧!不过再此之前,我想再和甘常宁聊聊。”

“一起。”石羡玉道,想了想,又补充说:“不过别抱太大的期望。仅仅只是因为这点怨气而杀害亲兄弟,还是有点牵强,我看甘方距也不像是心理扭曲的人。”

“我知道。”齐宏宇说:“只是试试嘛,真要是他,案子破了。要不是他也正常,再从头查过呗。”

……

这回,他们俩没再上门,而是选择把人喊出来。

也没直接喊甘方距,而是先把喊了甘常宁。

他瞧着有些不太好意思,开口就说:“抱歉啊警官,今早让你们看笑话了,实在是……”

“没事,家里发生这种事,谁都不想的,可以理解。”石羡玉摇头,说:“上午问题没问完,现在想再补充点儿,你这边方便吗?”

“当然,当然方便,”甘常宁赶紧说道:“你们为了我儿子的案子到处跑到处问,我这做老汉的哪里能不方便呢,你们尽管问。”

石羡玉早已打好腹稿,当即便问:“今早,听你大儿子说,派出所这边同事查案的时候,是你不让他说实话的?”

“不是,其实是他,”甘常宁摇头:“我和我老婆当时哪里想那么多啊,把阿圆找回来才是最要紧的,但他说自己酒驾了,这是重罪……我们什么也不懂,但他一直祝福我们千万别说这事,我和我老婆只能答应了。”

石羡玉若有所思。

醉驾肇事的罪责确实不小,甚至醉驾、酒驾本身查的也很严,但总觉得甘方距的反应还是有些过了。

更别说,兄弟俩都酒驾,说明他们打心底里就没把酒后开摩托当回事儿。

心里过了这些念头,石羡玉脸上仍旧如常,若无其事的问:“这样啊,他摔的厉害不?”

“挺厉害的吧?不过没什么事儿,他身子骨硬朗,几天就好了。”

摔得厉不厉害都不清楚么?

石羡玉暗想,然后接着问道:“据调查,出事前甘方圆和甘杏儿已经谈了三个月了?”

“是啊,”甘常宁连连点头:“她还来家里坐过好几次了,我们很满意这女娃儿,不出意外的话,应该很快就会结婚,可惜……唉。”

说着他双眼又红了,忍不住抬手抹抹眼角。

“听说你们以前在外头打工?”石羡玉又抛出一个问题。

“嗯,去了新安。”

“把甘方距留下了?”

“没办法,太远了,而且我们也吃不准能不能在那边站稳脚跟,没法带上阿距,只能交给家里老人带。”

“甘方圆就是在新安生的吧?”

“对的。那会儿我们已经站稳脚跟了,想把阿距接过来,结果我老婆又怀了孕,担心两个人照顾不过来,而且阿距都在老家这么多年了,带过去说不定还不习惯。”

“那后来为什么没把甘方距带到身边呢?”

“他年纪都大了,老家和新安学的东西完全不一样,带过去了他肯定跟不上,为了他好,还是算了吧。”

说到这儿,甘常宁又有些感慨:“我知道小时候是对阿距少了点陪伴,但也多亏这样,否则阿距到了新安,能不能学好,能不能考上名牌大学就真的说不准了。”

石羡玉沉默几秒,才接着问:“我们走访了街坊邻居,都说你们家太偏爱小儿子,有这回事吗?”

“没有的事。他们懂个球?不同的娃儿,就要用不同的办法去养。

你们自己看嘛,我家两个娃儿,阿距考上了名牌大学,回家办农家乐也办的挺好,赚了不少钱。阿圆虽说之前做错了事,但出来后也很好啊,两个儿子都很成功的嘛!”

“你们就不怕甘方距有意见么?”

“哪里有什么意见?阿距从小就乖,就懂事,对他弟弟好着呢!再说了,长兄如父,他让这弟弟点怎么了?”

甘常宁说着竟激动起来了,拉拉自己衣袖,继续说道:“嘿,说起这事儿我就来气,就三四年前,阿圆刚出来,本来说给他接风洗尘,摆了席喊家里人来吃酒,他们好咯,吃着吃着说我太偏爱阿圆,委屈了阿距……

真的是狗拿耗子多管闲事,阿距都不觉得委屈,他们反而帮着委屈上了,这算什么事嘛?”

石羡玉心中恍然,甘方距果然暗地里引导过“舆情”,甚至推动“舆情”向家里人施压,但失败了。

“甘方距见过甘杏儿的吧?”石羡玉又问。

“见过啊,见过好多次。”甘常宁点头说:“我们一家子都很喜欢杏儿,对她很满意。”

“房子听说是甘方距起的?”

“是啊,花了不少钱呢,盖的这么大,这娃儿也是有心了。”甘常宁说,接着话锋一转:“阿圆也是厉害,这房子本来只是大,但阿圆一接手,弄成了这样,你们瞧瞧这本事。”

石羡玉接连又问了好几个问题,甘常宁一一回答。因为问的没什么逻辑,就像是想到什么问什么似的,甘常宁也没察觉到什么。

问话持续了大概二十来分钟,石羡玉便让甘常宁回去,并拜托他把甘方距喊过来。

借着这个空档,石羡玉侧目看了齐宏宇一眼,他摊手,没说什么。

几分钟后,甘方距走来。

这回轮到石羡玉拿本子记录,齐宏宇走上前负责问话。

递给甘方距一根从石羡玉那要来的烟,齐宏宇开口,用唠嗑的语气说:“附近的村民们和我俩说了你的事儿。这些年,倒是委屈你了。”

“什么?”甘方距愣住,没反应过来。

“父母总是偏爱弟弟,很委屈吧?”

甘方距沉默了。

过片刻,他才轻叹口气,说:“都过去了。”

“恐怕你心里没那么容易过去。”

“我理解他们。”甘方距又说道:“毕竟我不在他们身边长大,感情没那么深也很正常。”

“心里不太平衡?”

甘方距又沉默几秒,点头:“要说没感觉你们肯定不信。多少有些不平衡吧,但又有什么办法?”

“是啊,所有人都觉得他们做的不对,不地道,让你受委屈了,但他们却觉得自己对娃儿的教育相当成功,还沾沾自喜。”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