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5小说网

繁体版 简体版
55小说网 > 无声的证言 > 第129章 虫灾

第129章 虫灾(1 / 1)

夜里,齐宏宇睡得不是很香。

倒不是床的问题,咸鱼家客房也不小,床挺大,软硬适中,非常舒服,躺起来比值班休息室的铁架床安逸多了。

但……大概是心理作用,他在睡梦中老听到无数苍蝇在耳边嗡嗡嗡的叫,就很烦。

忽然,他梦到有只半人大的苍蝇像扑屎一样向他扑来,吓得他肝胆俱裂,猛地睁开眼睛。

跟着他更惊恐了,扩大到极限的瞳孔剧烈的震颤起来。

屋里,竟有一大片黑压压的苍蝇。

他猛一个鲤鱼打挺想跳起来,但失败了,背重新砸回床上,只得立马转身,抬手用力挥舞两下,然后立刻穿着跑出卧室——在别人家不好裸睡,他和衣而卧的。

推开门,他又卧槽骂了声,然后高声喊道:“石队!小凃!快醒醒!苍蝇老鼠越狱了!”

只见客厅有着一大片苍蝇乌泱泱的乱飞,还有几十只肥硕的老鼠四下乱窜,啃着沙发茶几磨牙。

空气中还弥漫着一股恶臭,类似尸臭味,齐宏宇知道那是蛋白质腐败后散发出的硫化物气体的味道。

这些玻璃柜里都有不少生肉或是厨余垃圾,这么多天过去早就高度腐败了。平时玻璃柜里貌似有抽气通风系统,加上玻璃柜密封,所以闻不到味道,也不至于影响这些腐食性生物生存。

否则在这环境里生活就太难受了,视觉冲击力很容易适应,但每次回来都要忍耐半天恶臭的滋味绝对会让人崩溃,邻居的投诉也得堆积成山。

话说回来,这通风系统通向哪儿?恶臭甚至有毒的废气是往哪儿排的来着?总不能直接排放吧?那可得好好说说凃欣欣了。

忽然意识到自己短短几秒内越想越远,齐宏宇赶紧集中注意力,再次喊话石羡玉和凃欣欣。

可能是隔音太好,齐宏宇一连喊了几声主卧都没动静,无奈的同时又有点担心,赶忙继续抬手跺脚,驱赶苍蝇老鼠,一面跑到开关边把灯打开。

受到强光,他瞳孔骤缩,但当看到客厅景象后不不受控制的迅速扩大。

客厅内一片狼藉,碎玻璃遍布,再仔细看,就见玻璃箱破了有七八个。

没记错的话,其中两个玻璃箱似乎养着蜈蚣和蜘蛛。

齐宏宇咽口唾沫,他不喜欢虫子,更害怕毒虫。

小心翼翼的瞄两眼地面,去早未见毒虫,他才迅速挪动脚步跑到主卧门口,砰砰砰着急的敲门。

终于门开了,光着膀子睡眼惺忪的石羡玉含糊的问道:“咋了师兄,大半夜的……”

“你自己看!”齐宏宇侧身给他提供视野。

“哦,虫子出来……”说一半,他双眼难得的瞪得滚圆:“卧槽!你干的?”

“咋可能!我吃饱了撑得啊!这TM……”刚想骂两句,齐宏宇又硬生生忍住了,改口说:“先别管这些,赶紧处理吧!老鼠苍蝇还好说,关键蜘蛛蜈蚣也出来了!话说小凃养的是啥品种来着?有毒没有?”

“我啷个晓得!”石羡玉也急了:“你不是法医吗?认不出来?”

“我没仔细看。”

“欣欣!”石羡玉只好回头吼。

穿着套保守的睡衣裤的凃欣欣终于出来,她还额外披了件外套。

此刻她表情严肃,她听到动静和两人的对话了。

顾不得解释太多,她说:“有毒,虽然毒性不太大,但很疼,被蛰多了也致命。”

齐宏宇和石羡玉对视一眼,两人都头皮发麻。

会蛰人就很要命,哪怕没毒也绝对没人愿意被这些玩意儿蛰上一口。

凃欣欣又说:“赶紧先穿好鞋袜,扎紧裤腿,迅速处理这些毒虫和老鼠吧。我去给你们拿口罩!”

石羡玉咽口唾沫:“要不我们还是赶紧先出去,然后报警吧!喊警察来处理。”

“你不就是警察?”凃欣欣斜他一眼,没再多说,转身又进了房间。

齐宏宇也道:“别哔哔了!赶紧先处理掉这些东西,不然跑到你们邻居家里,后果不堪设想!”

“好!”一听这话,石羡玉立马点头。此时正是深夜,邻居大多都熟睡着,毒虫要跑他们家把人蛰了,肯定得承担相应的责任。

就算没蛰到人,也肯定会引来他们的不满,得被他们拉黑,脾气暴躁的甚至可能动手打人。

此时齐宏宇又提高了点音量,问凃欣欣:“小凃!这些毒虫,直接打死么还是?”

他担心凃欣欣舍不得研究成果,想尽量抓活的。

“打!”不想凃欣欣直接说道:“顾不得那么多了!直接打死!杀虫剂也都喷了看看能不能毒死它们!羡玉,家里的防毒面罩你收哪去了?”

“客厅电视柜里,我去拿!”石羡玉说道,跟着手舞足蹈的冲到客厅,拉开电视柜,瞧了两眼确认没虫子后才抬手拿面罩。

然而,一拿起来才发现,有只毛茸茸的大积居正趴在面罩上,吓他一跳,赶紧用力甩手把它甩地上,狠狠一脚踩死,这才撕开一次性防毒面罩的包装袋,嫌弃的把袋子丢了,戴好面罩,剩下的递给齐宏宇。

齐宏宇接过,照样戴好,又忍不住瞄了两眼石羡玉。

他才发现这家伙身材真棒,肌肉线条分明,硕大的胸大肌估摸不逊于B罩杯……

咽口唾沫,齐宏宇羡慕极了,但同时这目光也把石羡玉吓坏了,他忍不住抬手抱臂,质疑着问道:“你瞅啥?”

“瞅你……”本能的想吐出那句话,但齐宏宇克制住了,接着瞧见石羡玉的眼神,不由得又皱眉:“你那啥眼神?”

石羡玉直言直语:“看弱鸡的眼神。想要自己练,别觊觎老子。”

“觊觎……”

“好啦!”凃欣欣再次从卧室中出来:“赶紧除虫吧!都什么时候了还在这闹。”

让她这么一说,齐宏宇真有些尴尬,立马点点头,接过手套和弹力绳,并转身回客卧准备穿鞋。

穿好鞋袜,扎上裤腿,戴着手套面罩,他再次出来,就见凃欣欣已弯着腰拿杀虫剂嗞虫和老鼠了。而石羡玉也刚走出卧室。

齐宏宇立刻拿起瓶放在茶几上的杀虫剂,跟着一块喷洒,同时目光左右瞧,发现门窗都紧闭着,心里略微放心了些。

这套房子密闭性还挺给力的,门缝都有封胶,阳台厨房玻璃门也是关闭的,未被打开,毒虫应该爬不出去,也不会通过阳台厨房下水管道逃逸,不至于影响邻居,算是不幸中的万幸。

放心过后,疑惑就爬上了心头——好端端的,玻璃柜怎么就碎了?还一连碎了这么多个?

这明显是人为,也就是说有人进了这间房,但他这么做的目的何在?

齐宏宇想不通。

他很快又瞥见两颗小小的智能监控,眉头迅速展开。

有监控在是好事儿,等会儿查查就好了,现在还是抓紧把毒虫老鼠都给解决了吧。

这杀虫剂毒性不太够,虽有效果,但无法让老鼠立刻死亡,反而会因应激癫狂的乱跑乱跳,甚至张嘴就啃,很烦人,得小心别受伤了。

于是齐宏宇立刻收敛心神,集中注意力,全身心投入到灭虫大业当中。

这套房子面积不小,加上家具挺多,毒虫老鼠的量又特别巨大,几人楞是忙活到天蒙蒙亮,才算将“越狱”的虫鼠灭杀干净,解决了这次的意外虫灾。

三人都累瘫了,很没形象的瘫坐在沙发上,彼此眼神都有些飘忽。

既是累的,也是困的。

三人中竟还是凃欣欣率先强撑着支棱起身子,对齐宏宇歉然道:“对不起啊师兄,第一次请你来家里做客,就遭遇了这种事儿。”

“不打紧,而且说不定祸端还是我引来的,搞不好得我像你们说对不起。”

说完后,他又皱眉:“关键问题在于,到底是谁砸破的玻璃柜,动机又是什么!小凃,我看到你应该是安了监控吧?调取视频出来看看!”

凃欣欣脸色也严肃起来,轻轻点头:“为了方便观察和研究这些虫鼠,我确实安了两台监控,另外每个玻璃柜里还有两台针孔摄像头。”

“不用介绍这些,赶紧先去调。”石羡玉有气无力的说到,然后忽然反应过来凃欣欣是自己未婚妻不是下属,于是又站起身:“算了你休息,我去吧。”

凃欣欣点头。

然后他两手用力按着沙发往下压,硬撑起身子来,摇摇晃晃的往主卧室走去,边走边嫌弃的用jio把地上虫鼠的尸体扫开——凃欣欣本想在灭虫大战结束后就把虫鼠尸体扫干净的,奈何实在太疲惫了,完全不想动,还是歇会儿再说。

此时此刻看到石羡玉的动作,她心里也毫无波澜,根本不想扫。

不多时,就见石羡玉回来,一手拿着个硕大的移动硬盘,另一手捏着台笔记本电脑。

凃欣欣立刻推掉茶几上虫鼠的尸体,拿湿巾擦了两道,才示意石羡玉把东西放下。

电脑开机,连接硬盘,石羡玉让到一边,把位置让给凃欣欣——他并不关注凃欣欣的研究,能支持她,并知晓存储监控录像的硬盘在哪就已经很难能可贵了。

不一会儿,凃欣欣找到文件夹,打开,按半小时的间隔先行查找客厅监控,很快便问题应该出现在两点半到三点之间,于是再逐步缩小范围,最终确定,凌晨两点三十七分二十二秒,客厅门被推开,有个上身穿T恤下身穿牛仔裤的男子走进来。

因为没有光,摄像头自动切换到红外夜视模式,录的视频是黑白的,无法判断男子穿着衣裤的颜色,但能确定衣服是浅色的,牛仔裤颜色则要深许多,不过并非黑色。

关键是,还拍到了他的脸。

齐宏宇有些懵:“这人上门搞事情连脸都不遮盖一下的么?太放肆了吧?”

紧跟着,就见那男子贼眉鼠眼四处观望,齐宏宇立马闭嘴,收敛精神仔细看着。

接着他小心翼翼的迈开步子。

石羡玉皱眉:“这家伙怎么像做贼一样?”

“难免的吧,深更半夜入户,主人很可能在家睡着,自然会小心很多。”齐宏宇盯着监控,嘴上则说道:“否则惊醒主人,要么立刻落荒而逃,但可能被打几下;要么咬咬牙选择直接抢劫,可这样犯罪性质就完全不一样了,被抓的概率也直线上升。”

石羡玉其实只是随口吐槽,没想到齐宏宇竟然真的会回复。他当然知道这个道理,所以反而不知道怎么接话,干脆不搭腔。

又几秒,男子似乎适应了黑暗,步子迈的更大些了,然后就像忽然发现边上的玻璃柜似得,骤然后退两步,仿佛被吓了一跳。

紧跟着,就见男子转身就想走,但走没两步后便又停下了,抬头盯着天花板一角。

齐宏宇知道那儿也有个摄像头。果然,凃欣欣立刻说:“他可能发现监控了。”

男子貌似呆滞了片刻,然后忽然反应过来,赶紧伸手进口袋,竟然摸出了个一次性口罩,戴在脸上。

石羡玉无语:“这家伙觉得现在戴口罩还来得及吗?”

“本能吧。”齐宏宇又搭腔,石羡玉又不知道该怎么回,再次无视他。

紧跟着,就见男子伸手进另一个口袋,摸出个扳手似得东西,迅速砸坏靠的近的几个玻璃柜,接着快步转身离开,夺门而出,颇有落荒而逃的感觉。

到此,凃欣欣按下空格,视频画面暂停。

齐宏宇回忆了下,自己应该是三点半差点时候出来的,距离男子离开的时间约莫四十分钟左右。

“我怎么觉得……他真的是贼?”石羡玉面色古怪道:“因为有监控在,他不得已放弃行窃,目的没达成就算了,还被欣欣养的虫鼠吓了一跳,最终恼羞成怒……”

凃欣欣扶额:“我也有这种感觉……我的研究啊!草!老娘饶不了这狗日的毛贼!”

她显然气急了,竟然忍不住骂了脏话。

唯有齐宏宇露出若有所思的表情。

石羡玉发现了他的异样,立刻侧目问:“师兄有什么看法么?”

“我也不知道怎么说,你讲的有道理,我也觉得他可能就是个蠢贼,但是……”齐宏宇纠结着说道:“就为这点事儿砸玻璃柜,太儿戏了吧?”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