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5小说网

繁体版 简体版
55小说网 > 无声的证言 > 第149章 计划

第149章 计划(1 / 1)

“这样。”李成智貌似成熟的点点头,随后皱着眉仔细回忆起来。

很显然,他这回才是真正的在回忆,先前只是假借今早和魏霞坤待了一阵的机会把他早就晓得的事情说出口。

过了半晌,他终于摇摇头:“抱歉,我想不起来了,可能她没说。”

“没说?”仇教导有些纳闷:“她跟你讲了那么多事情,偏偏刚发生的事情没说?”

李成智抬头看了仇教导一眼,接着又沉默着低下头去。

齐宏宇若有所思,魏霞坤恐怕什么都没和李成智说,而被剁手的事儿发生的太近,李成智也“查”不到。

这已经很了不起了,小小年纪,也没经过系统的学习,竟就能查到关于魏霞坤的这么多事,真是个当警察的好苗子。

可惜,他母亲魏霞坤曾数次入狱,按现有政策他不可能通过考察,这辈子注定无缘当警察了,除非将来政策有变,但这种可能性极小。

见仇教导皱眉又要说什么,齐宏宇担心他刺激到李成智,立刻插口岔开话题问:“那魏霞坤说过她是什么时候受的伤吗?”

“今早九点左右。”李成智这回立刻说:“她说自己一晚上赢了三万多块钱,心满意足了,想回去睡个觉,吃顿好的,再还一部分欠款。

但桌子上那帮人不让她走。她其实也在犹豫,因为手气确实太好了,虽然困得要死,但还是有些舍不得的。

但那帮人没给她犹豫的机会,立刻就有人问她是不是出老千了,是不是心虚了要逃,接着二话不说就把她指头给……先是用剪刀,结果没剪下来,还把刀把给崩了,就又用水果刀硬砍,还把她赢的钱都给抢走了。”

齐宏宇了然的点点头,这和他先前检查断指时推测的一般无二,手上的伤势也进一步验证了这点。

不过断指目前不知道还在不在医院,拿回来没有,得好好问清楚。

脑子里这么寻思着,他嘴上又问:“知道是在哪里吗?”

“不晓得,但应该是某个人的家里。”李成智说道,随后又念出几个人的名字,接着解释说:“她最近和这几个人玩的比较多,可能就是他们里其中一个人的家。”

齐宏宇看看笔记本,这几个人都在本子上记着,于是又拿笔在这些名字上边画个圈,作为标记,打算回头重点调查。

又接连问了几个问题,李成智都无法再提供有价值的线索——最重要的线索已经在齐宏宇的小本子上了。

当然,齐宏宇想问的事情还有很多,诸如他怎么看他母亲的,但只试探了几句,李成智就陷入沉默,明显不像回答这些问题,于是齐宏宇也没强求。

李成智明显有心结,需要先将心结解开,才能获取到更多有价值的线索,侦破魏霞坤遇害一案。当然,这并非必要条件,只是线索越多,侦查难度就越小罢了。

所以齐宏宇并不着急,打算回头拜托蔡臻或者凃欣欣试试,蔡臻是这方面的行家,而凃欣欣有着比较强的亲和力。

哎对了,苏冉是不是也在队里来着?这段时间都没怎么见过她,也不知道在忙什么,神神秘秘的。

重新集中注意力,齐宏宇又看向赵博,得知他在自己解剖尸检的时候已经分批将在场的亲属都问询了一遍,并没有什么实质性的收获之后,齐宏宇就看向仇教导,说:“收队吧。”

“成。”仇教导颔首,接着又使了个眼色,目光迅速扫过挤在不大的房间里的魏霞坤的家属们,轻声问道:“那他们?”

“留下联系方式以后让他们回去。”齐宏宇说道,他对这帮家属并不是很在意。

但话刚说完,他忽然想起个人,又改口说:“等等。把魏华的老婆儿子请回支队,继续问问话,这工作就交给小赵吧。剩下的人,让他们回去。”

“妥。”

……

回到支队,齐宏宇跟着众刑警们忙活了一圈,才想起自己貌似还没有吃午饭,便往自己办公室走去,打算泡个泡面先填填肚子。

结果一开门,却瞧见石羡玉正坐在自己的位子上,手里捏着个纸条,不知道在看些什么。

走进一瞧,才发现竟是当初在自己警察证里夹的,上边写有闪存卡密码的纸条。

“这东西不是委托分局物证鉴定所做书证调查了吗?”齐宏宇问道:“怎么会在你手里?”

石羡玉直接将纸条交给齐宏宇,齐宏宇立马接过,但瞧了半天也没瞧出什么来。

“你有什么发现?”齐宏宇只好问道。

“字迹,”石羡玉说道:“你不觉得这字迹有点眼熟吗?”

“当然眼熟啊,这是你的字迹嘛。对方在刻意的模仿你的字迹。”齐宏宇说道,并看到桌上放着的证物袋,便伸手将证物袋拿起,把纸条放了回去。

他也知道石羡玉绝对不是这个意思,于是又问道:“所以呢?”

“刨除掉刻意模仿我书写习惯的那些部分,你不觉得这字迹还是有点眼熟吗?”

齐宏宇不想再听他卖关子了,便皱眉道:“直接说结论。”

“物鉴所说这上边的笔迹和小豪的一致。”

“哪个小豪?”

“技术队那个。”

齐宏宇:!!!

他双眼瞪得滚圆,难以置信的说道:“怎么可能!小豪他有什么动机这么做?想要往我电脑里植入木马,或者窃取我们系统内的东西,他有的是办法,何必多此一举,反倒惹人怀疑?”

“我也觉得纳闷。”石羡玉面无表情的说:“我专门找他们问过,会不会是他们搞错了,但得到了否定回答,这字迹就是小豪的。

当然,不排除有人下过苦功特地学习了小豪的书写习惯,达到能瞒过书证鉴定技术的可能,可我同样想不通这么做有什么意义,小豪只是个技术警,没必要花这么多心血陷害他。”

齐宏宇沉默半晌,随后才问道:“小豪知道这事儿吗?”

“不晓得。”石羡玉摇头说:“我也让帮忙做书证鉴定的兄弟保密了,目前除了他外,只有你我和袁队三个人知晓,仇教导这边,你来决定要不要和他说吧。”

又是一阵沉默,齐宏宇说:“讲。在看人用人方面,仇教导自有他的过人之处,或许交给他来判断是最好的。”

“成,那等会见了面我和他说就是了。”石羡玉说道,随后将这个证物袋收起来,并继续说:“另外,你警官证究竟被谁摸过,截至目前依旧没有任何发现,对方恐怕是个非常厉害的扒手。”

齐宏宇没表态,十多天过去了,他早就猜到是这个结果。

又片刻,石羡玉接着问:“先不说这些了,魏霞坤的案子是什么情况?怎么把她爸给带回来了?”

“怀疑她运毒的事儿和她爸有关。”齐宏宇回过神来说道,看着石羡玉懵逼的表情,又较为细致的将自己知晓的事儿都和他说了。

同时他烧开水泡泡面。

“给我也整一个呗。”石羡玉中途插嘴,意图白嫖:“中午我也忘了吃饭了,饿得慌。”

齐宏宇斜他一眼,默默的加了点水,又拿出一桶泡面,同时继续讲述。

“簌~”嘬下最后一口面,齐宏宇刚好讲完,石羡玉便一边嚼一边说道:“他们这一家子的情况还怪奇葩的……”

“病态。”齐宏宇放下面碗,说:“他们一家子都有点病态,这样病态的家庭,很容易诞生出各种各样的悲剧,魏霞坤就是这种情况。只是我并不觉得她可怜,只觉得可恨。”

石羡玉立刻点了个+1。

但齐宏宇又觉得自己说的有些太极端了,改口说:“魏霞坤她弟弟暂时例外吧,他基本没怎么开口说话,对他不够了解,先不下定论。不过我觉得他表现也有些古怪,而且在这样病态的家庭里,也很难健康。”

“李成智就还好吧?”石羡玉问道:“听你描述,这小娃儿很成熟三观很正啊。”

“因为李向斌三观也挺正的。”齐宏宇说:“虽然接触时间不长,但我对这个男人挺有好感。另一方面,小小年纪这般成熟,天知道他经历了什么?他还只是个孩子啊,本该什么都不想,一心只有学习和玩耍。”

石羡玉沉默了。

摇摇头,他看着齐宏宇再次端起泡面碗,把汤都给喝干净了。

齐宏宇一擦嘴,说:“吃饱喝足,是时候进入下一阶段工作了。怎么样,跟我还是?”

“当然跟……”石羡玉说道,但说一半他忽然警觉起来,问道:“你打算干啥子?”

“先去接触接触被李成智圈起来的这些人。”齐宏宇道:“魏霞坤昨晚到今早很可能就和他们在一块。

而且,那个水溶性袋子虽然溶解性不算太强,并不会迅速溶解破裂,但在湿润环境下也坚持不了太长时间,老连那边初步测试后给出的结论是不超过四小时,里边的高纯度氰化钾渗透出来,不一会儿就能毙命。”

石羡玉立刻接话:“换句话说……凶手很可能就隐藏在这帮人之中?”

“没错。”齐宏宇点头道:“以四小时算,她是十一点十七分毒发身亡的,那么水溶性袋子放入她体内的时间不会晚于七点十七,这个时候,她还在跟那帮人赌博。”

“那还等什么?走吧!”石羡玉再次爆发出不像他的干劲,立刻站起身。

“你这么勤奋主动的样子真让人不适应。”齐宏宇果然吐槽道:“我都怀疑你是不是被什么奇奇怪怪的玩意儿给夺舍了。”

“我有点干劲还不好?”石羡玉翻白眼。

齐宏宇捏捏下巴:“事出反常必有妖,这么大的变化意味着……嘿,小凃怀上了?”

石羡玉:???

“猜错了?”

“不是……你这都能猜中?”石羡玉一脸懵逼。

“芜湖,你要当爸爸了,怪不得嗷,这种事最可能让男孩儿瞬间成熟起来……”齐宏宇说道,接着嘴角扬起,问:“娃儿叫啥名字想好没有?”

“还没来得及考虑那么多。”石羡玉说道,并从口袋里摸出烟。

齐宏宇立刻将烟夺过:“戒烟吧你,还抽!话说什么时候的事儿?”

石羡玉也不恼怒,嘿嘿的傻笑了起来,说道:“就我手指骨折的那天发现的。”

“婚礼也该提上日程了吧?”齐宏宇又说:“到时候显怀了不大好看,小凃应该还是挺暧昧的,那样的日子,打扮越漂亮越好。”

“原定计划是九月份,暂时不打算变更。”石羡玉说:“不过证已经偷偷领好了。”

“芜湖,不和组织报告偷偷结婚,你小子不老实。”齐宏宇一巴掌拍在他肩膀上,结果疼的自己龇牙咧嘴。

这玩意儿骨头真TM硬。

“行了,不说这个。”石羡玉干咳两声,说道:“咱们先出发吧?把手里的活儿干完再说。”

“不,我不带你。”齐宏宇摇头:“他们竟然敢剁了魏霞坤的指头,其中还有人敢设计毒杀魏霞坤,显然是帮穷凶极恶之徒,具有一定的危险,你受了伤……”

“我受伤也能打你十个。”

齐宏宇被噎的难受,说不出话。

“安啦,不管怎么说,我总要比你更安全。”石羡玉拍拍他的肩膀,说:“走,先去领把枪……话说你会用吧?”

“练过。”齐宏宇点头,想了想,又一本正经的补充说:“五米内固定胸靶问题不大。”

石羡玉眼角一抽:“言外之意……五米外或者移动靶就听天由命了?”

“差不多。你呢?”

沉默片刻之后,石羡玉忽然发现自己手枪成绩也就一般般,虽然比齐宏宇好点儿,但好不到哪去,毕竟手枪难度其实不小,而他练习的时间也不长。

“算了,威慑为主吧。”他转移话题:“走走走,别耽搁时间了,领完枪直接出发……要再叫两个兄弟伙不?还是就我们俩?”

“再喊点人吧,不然心里有点不踏实。”

“听你的。喊谁?”

“小赵、老刘、小王……”齐宏宇一连报出三个人,接着眯起眼,又补了一个:“可以的话,把小豪也喊上。”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