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5小说网

繁体版 简体版
55小说网 > 无声的证言 > 第157章 链条

第157章 链条(1 / 1)

齐宏宇没说行或不行,只问:“你打算怎么骗?”

何薇还真认真想了半天,才试探着反问:“我说那两个人醒了,说还想溜冰,问健哥那有没有货?”

“得行。”齐宏宇颔首,并示意她这就行动。

她乖乖照做。

此时,苏冉等一干刑警也走了过来,看向齐宏宇。

齐宏宇没向他们解释大概发生了什么事儿,只请苏冉他们按照性别,分别给里边的人做个尿检。

何薇的一面之词,齐宏宇并不信。究竟真的只有那两个男人嗑药,还是所有人都有溜冰,尿检一查一目了然。

甚至齐宏宇并不打算只看尿检结果,还打算弄点他们的头发回去做鉴定,能回溯的时间长的多,半年内嗑过药都能检测出来。

苏冉看了眼何薇。

齐宏宇再次压低声音:“还有点事儿需要她配合,等会儿我和石队把她送过去,你先查别人。”

“成。”苏冉没什么意见,与众刑警干活去了。

不一会儿,何薇挂断电话看向齐宏宇,说:“成了,健哥说他马上过来,我们是先进隔间躲一躲么?”

“可以。”齐宏宇手一抬,说:“非常感谢你的配合,请吧。”

……

很快,在场众人的尿检结果出炉,果然皆为阴性,也让何薇松了口气,没被霍刚健暗中下毒,不管怎么说都是好事儿。

至于那两个嗑高了的,暂时没搭理,齐宏宇打算回头让人把他俩拉回去直接做血检。

之所以不现在带走,是担心正好让霍刚健撞上了,万一他瞧见不对转身就跑,得横生不少麻烦。

又等了几分钟,何薇看了看挂钟,轻声对齐宏宇说道:“警官,应该差不多了,平时让他过来,都大概是二十分钟左右到,另外这几天都是直接从后门这边进来的。”

“要得。”齐宏宇点头,这么说来大概还有五分钟上下的样子,于是他立刻示意赵博、石羡玉躲在门两侧准备“袭击”,齐宏宇和另一名老刑警则躲到沙发后边随时准备支援。

至于其他“服务生”,则早就被苏冉、小王、小刘三人收了手机,并请出隔间,躲在酒吧的卫生间里。

这是为了保护他们免受误伤,同时也是防止他们给霍刚健通风报信,或者大喊一声给霍刚健示警。

不大的隔间之中,除了民警和依旧人事不省的俩瘾君子之外,就只有何薇一个人定定的坐在沙发上,身子有些僵硬。

大概是紧张吧。

咯吱……

木门直接被人推开,一名三十岁左右的男子迈步进来,边走边问:“这门咋个坏……淦!你们是什么人!撒手!干什么!老子……!”

他话才说一半,就被石羡玉一脚踹腿上,踉跄着往侧面倒,正好扑进赵博的怀里,接着被赵博狠狠摔地上,上了手铐。

感受着腕间冰冷生硬的触感,他瞬间反应过来,用力抬起脑袋瞪向何薇:“麻买劈!龟孙儿你敢卖老子,你等着!老子……嗷疼疼!撒手!”

他被赵博直接拎着胳膊拉了起来,肩膀都险些脱臼了,疼的要命,这会儿正跪在地上嗷嗷叫着。

“老实点!”赵博喝道:“落我们手里还敢放狠话?”

沙发背后的齐宏宇缓缓站起身,看向赵博,明明是正儿八经的抓捕,怎么到了这小子嘴里一股浓浓的“江湖味儿”?

不过他也没说啥子,绕过沙发后来到男人面前,弯下腰看向他,问:“霍刚健?”

男人不答,还扭过头去。

何薇鼓足勇气说:“他就是霍刚健。”

男人立刻又拧回脑袋对何薇怒目而视,赵博立刻又拉着他的手往上抬了几分,他便将到嘴里的垃圾话咽了回去,不敢吭声。

齐宏宇啧两声,说:“霍刚健,你很勇哦,泛读,你知道这罪多重不?”

“我不晓得你在说什么。”他终于吭声,却是狡辩。

“不晓得?”齐宏宇呵呵两声,指了指自己左肩:“看好了,这是执法记录仪。然后,再看看,我手上莫得任何东西。”

“那又怎样?”

齐宏宇不答,自顾自的从他身上摸索起来。

他立马剧烈挣扎起来,反应极大:“干什么!你干什么!”

“这不显而易见嘛,搜身呐!”

“你凭什么搜我身!搜查证呢!”

“嚯,”齐宏宇动作不停,嘴上却嘲讽道:“你好歹也是出来混的,咋个还这么幼稚?在现场,有人指证的情况下,我们不需要这种东西,有权直接对你搜查。”

说着,齐宏宇从霍刚健口袋里摸出一包东西,拿起来看了眼,又看向霍启刚,接着从口袋里摸出警察证,道:“不过你还真提醒我了。呐呐呐,这是我的证件,你记住咯,搜查你的是江阳刑侦支队民警齐宏宇。”

霍刚健面如死灰,整个身子都软了下来。

被当场从身上搜出东西,还让记录仪拍了下来,这是怎么赖都赖不掉的。

齐宏宇将东西交给边上的石羡玉,又走到沙发后头,打开勘察箱翻找了一阵子,随后摸出个巴掌大的小秤。

这玩意儿主要是用来称贵金属重量的,秤少量的独品也很好用,许多民警在查毒的时候都会带一个,量小的话就用小秤,量大就上大秤,齐宏宇来之前特地借了个。

将秤放在小圆桌上,示意石羡玉把密封袋拿过来,甩在上边称了下,齐宏宇回过头又看向霍刚健说:“21.76克,离可判死刑的标准倒是还差点。”

霍刚健表情微松,然而齐宏宇又说:“不过你不可能只有这么些冰糖吧?你猜我们能不能搜出更多来?”

石羡玉接话:“你现在唯一的出路就是配合我们调查。说吧,东西哪儿来的?你上线是谁?”

霍刚健嘴唇几次开合,欲言又止,显得非常挣扎。

犹犹豫豫几十秒,他却说:“我不晓得你们在讲什么。”

“很好。”石羡玉立马打了个响指:

“你最好一直撑下去,千万别松口,看看我们能不能零口供定你的罪。我是真不乐意给你们这帮独贩争取从轻从宽处理,单单为了缉毒的那帮兄弟伙,你们这帮人,有一个算一个,统统都该毙咯!”

听他这么一说,霍刚健脸色又白起来。

看得出这家伙心理素质极差,否则先前也不会那么挣扎纠结。他一时半会品不出石羡玉究竟是认真的还是说说而已,此刻心里方的一批,又拿不定主意该松口招供还是咬着牙硬撑下去。

但石羡玉貌似不是糊他的,直接喊赵博把他带上车。

随后,俩依旧没醒来的瘾君子也被抬到车上,直接一波拉走了。

同时石羡玉喊人拉来了辆中巴,将剩下的服务生也统统带回支队去,做例行询问。

车上,齐宏宇都忍不住问:“你刚刚和霍刚健说的那些话,是认真的还是在吓唬他?”

“都有吧。”石羡玉平静的说:“我是真想他咬牙不认,真不愿意为他争取从宽处理,所以我绝不会再去跟他扯半句话,之后的事情也都与我无关。

但我也晓得,目前调查难度依旧不小,虽然已打开了局面,但要继续往下推进,还需要时间甚至大量时间,可我们缺的就是时间,这么大的行动瞒不住的,要有果决点的人直接逃了,会让我们很头疼。

所以他的口供很关键,某种程度上决定了能不能干干净净的剪除掉这个犯罪团伙。相比起这个目的以及漏网之鱼可能造成的破坏,给他争取从轻处理啥的都不算什么了。”

齐宏宇轻笑出声:“所以你就狠狠的吓唬他一顿,再当真不和他接触,让他彻底失了方寸,主动向小赵他们招供?”

“显而易见的嘛,”石羡玉说:“人心最复杂,最爱胡思乱想,他肯定会猜我们是不是掌握了啥子铁证,又或者何薇是不是知道啥子核心消息并透露给了我们……

总之如果他要稍微懂点法,就会得出结论——他确实只有主动招供这一条出路。”

齐宏宇瞥了他一眼:“万一他不懂呢?”

“那就让他去死好了。”

“认真的?”

“不是,小赵会想办法让他懂的。”

……

果不其然,慌得一批的霍刚健还在路上就火急火燎的向赵博招了,供出了熊杰,并供出自己妹妹霍采云确实是熊杰偷偷养的情妇。

除此之外,还供出了六个人,其中五个是自己的下线,还有一个则算得上是上线——熊杰的司机向宝付。

这家伙隐藏的极深,明面上仅仅只是熊杰的司机兼死党,实际上却负责调控熊杰所掌握的自滇省向山城输送“货物”的重要渠道,虽不太清楚具体的细节,但大方向却基本是他掌舵。

也因此,熊杰死后,他手中还有这相对充沛的货,并且还能继续进货,只是手法上比起熊杰还在时要粗糙一些。

“霍刚健本来是不晓得向宝付的身份的,”赵博向石羡玉汇报说:“他先前都是按约定在自家车里拿货——他也不晓得人是怎么把货放他车上的,但只要他收到某个号码给他发来的短信后,就总能在自己车上找到货。

嗯,那号码我让技术队的兄弟查过,东南那边的号码,认证的实名是个正儿八经的工人,我觉得他应该没啥子问题,只是身份证被人套用了。”

石羡玉轻轻颔首,示意他继续说。

于是他便说:“大概一周之前,具体时间霍刚健也记不清,总之当时他还头疼该怎么继续拿货,因为熊杰死后那个号码就打不通了,他正发愁,向宝付就找到他,问他愿不愿意跟自己发财。”

“原来如此。”边上的齐宏宇立刻说道:“得立刻出动,把这个向宝付给逮回来。”

“我就是来请示石队的。”赵博看向石羡玉。

石羡玉轻轻点头,同时说:“师兄,你和仇教说一声,让他安排人手,我对兄弟伙还不够熟悉,不见得能人尽其用……对了,向宝付的住址,霍刚健晓得不?”

“晓得几个,但这家伙应该有自己的‘安全屋’。”赵博说:“所以得尽快动手,向宝付这会儿或许还没收到霍刚健落网的消息,正是好几回。要等他反应过来躲起来,那就不好办了。”

“我这就打电话。”齐宏宇立刻摸出警务通。

同时石羡玉看向赵博,这小子今早被仇教导怼了后果真老实了不少,换作之前肯定直接找仇教导去了,哪可能跑来跟他汇报。

赵博被他看的有些不自在,当即转移话题说:“但还有个问题,这霍刚健竟然不认识魏霞坤。”

“嗯?不认识?”石羡玉愣了半秒,纳闷道:“她明明时常出入那家酒吧……难道她不是去拿货的?”

“我来的路上给图侦的兄弟打了电话,他们暂时没发现端倪,只能确定她确实频频出入‘云间歌谣’,每次去就坐在角落,点杯酒,喝完就走。而且酒吧里死角太多了,想躲开监控很容易。”

“这就奇了怪了。”石羡玉沉思起来,却半晌无果。

齐宏宇放下警务通说:“仇教导说他立刻安排。”

顿了顿,他继续道:“至于魏霞坤这边……我手里也没更多线索了。但魏霞坤频繁出入那间酒吧肯定不会是巧合,拜托图侦的兄弟多下点功夫,同时咱们继续顺着向宝付这条线往下查就是。”

石羡玉反应过来,恍然大悟道:“也是,严格说起来,熊杰才是那间酒吧的实际控制人,所以说不定那酒吧就是个化整为零的‘经销点’,多条线都选择再次将货打散分下去。”

“酒吧那样的复杂环境,确实是搞这种交易的好地方。”赵博说道:“否则这类场所也不至于被纳入严打严控范围这么多年,各种手段齐出都还无法根绝独品在其中流通了。”

齐宏宇感慨:“就像宾馆和洗脚城,嫖这块屡查不绝。就拿熙街那边……咳咳咳。”

“咦?”赵博侧目看向齐宏宇:“宏宇哥,你很懂哎?”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