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5小说网

繁体版 简体版
55小说网 > 无声的证言 > 第188章 搭的士的嫌疑人

第188章 搭的士的嫌疑人(1 / 1)

夜里十点半,刑侦支队三楼会议室。

仇教导打算休息前开一场案情研讨会。

参与案件侦办的刑警们,除了张哥和华姐依旧沉迷痕检,窝在管金童租住的套间里“不肯”回来外,全部都到场了。

仇教导轻咳两声,说道:“兄弟伙,这会儿也不早了,大家抓紧点时间,早些开完,也能早点结束回去休息。小齐,按惯例还是从你先开始吧。”

齐宏宇站起身:“尸检和法医现场勘察这一块,我都和仇教导汇报过,仇教导也给大家听了录音,之后并没有新的发现,就不重复了。

关于案情,我目前也只有一个建议——寻找我市近期大量购买幼鼠或成鼠的买家,或者做这方面生意的经营者,之后在此范围内,重点筛出其中长发体毛浓密者、以及头发尖尖染色,左脚受伤走路有些瘸的人。

当然了,不仅仅是买家卖家,近期大量逮老鼠的,有偿收购老鼠的,都要纳入目标。

还有,如果条件允许的话,尽量将各医院、门诊部、诊所等医疗机构中,接种狂犬疫苗的人也过一遍,筛查条件依旧是头发尖染黄色的男性青年。”

立刻有民警举手,然后起身说道:“宏宇,你说的这个范围太大了,有点不切合实际啊。”

“确实,”石羡玉接话说:“考虑到咱们山城面积太大,现目前暂时以本区为主,如果没有发现的话,再一步步扩大目标,师兄你看如何?”

这时小豪举手:“筛查卖家这方面可以交给我,范围不是问题。医疗机构这块,信息联网的也可以交给我,如果他们愿意配合的话。甚至逮老鼠收购老鼠这块我也可以帮忙留意下网络上是否有相关信息。

不过网购买家这一块,得取得相应平台的配合才行,他们不是自己人,这方面有点难办。”

齐宏宇琢磨片刻,点头:“可以。那么我建议,技术队这边能接手通过技术手段筛查的,暂时以全市为范围进行筛查。其他需要人力上门走访调查的,先以本区为范围展开摸排。

实在工作量大的,先以案发现场和管金童家的连线中点为圆心,三公里半径范围内进行筛查。石队、仇教,你们觉得可以么?”

他最后将决定权交给领导。

仇教导则看向石羡玉。

石羡玉自然没什么意见,点头通过。

随后仇教导便说:“需要其他单位配合的,比如医疗上的联网信息,我可以按规定走流程去申请,至于几大网购平台,我也会汇报袁队,通过袁队向他们发送协查通知——但说实话,他们确实未必会松口。”

齐宏宇坐下:“我说完了。”

仇教导看向小豪,他立刻也站起身,说:“我这边,关于管金童的信息尚未收集完全,但也有了不少收获。

首先性格方面,基本和你们走访调查所整理得的判断吻合——此人优缺点都很明显,甚至某些方面有些矛盾。

优点方面,此人才华横溢,自信满满,相对乐观向上,从他聊天记录和朋友圈信息看,也比较阳光,很擅长享受生活,而且多数时候,力所能及的情况下也乐于助人,也很愿意为他人科普、解惑,脾气相对好,很少和人吵架,但遇到不认同的理念习惯性冷处理。

缺点方面嘛,这人刻薄寡恩,同理心和移情能力都相对较差,有时比较冲动,处了几年的朋友也能说拉黑就拉黑,有点小心眼儿,吃不得亏,因朋友少请他吃顿饭都会在备忘录上记下。

另外还有一点,我觉得相对比较重要的——他很喜欢宠物,手机上拍了不少宠物的视频,给宠物买的主粮、零食和各种用品同样价值不菲,面对猫猫狗狗有时候他会无法保持理智,化身键盘侠与他人撕逼,还有点圣母婊。”

他一口气说了许多,有些口干舌燥,便端起保温杯喝了两口水,也给大家一点消化的时间。

做好重点记录后,齐宏宇抬头问:“朋友方面呢?他在山城一个朋友都没有么?”

“有三个走的相对比较近的,”小豪看一眼笔记本,继续说:“正打算说这方面呢。

我通过关键词,比如吃饭、看电影、打球、买鞋、开黑、吃鸡之类的,再加上住在本市主城区这么个条件,最终晒出了三个人来,这三个人平时和他聊的频率也还挺高。

其中,这三人里有两个是他同学,不过是哪个阶段的同学还不是很确定,时间不够没看太多他们的聊天记录。

还有一个是网友,游戏里认识的,发现是同城且距离不远后,他们就约着见面了,似乎挺聊得来——以上关键词中,他约的最多的就是这位网友。”

介绍完大概情况之后,小豪便将这三人的姓名及住址报了出来。

仇教导满意点头:“很好,那么明早我再安排兄弟,去对这三人进行访问调查。小豪还有什么需要补充的吗?”

“时间太紧,目前就这些。”小豪说道,说完他又问:“对了,之前我调查这家工作室名下游戏时问的那个网友,你们真的不去找他聊聊么?”

齐宏宇有些敷衍的说:“需要的时候会去找的,目前有更重要的任务。”

他不觉得找这个人有啥子意义,一个挺了解该游戏的网友而已,虽然他认识制作组三大佬,但又不认识管金童,问了也只是浪费时间。

小豪没感觉到他的敷衍,整个人还有点儿小兴奋,立刻点点头然后坐了下去。

此时,仇教导说道:“今儿辛苦你了,明天继续努力。”

“放心吧,包在我身上。”

仇教导笑。

齐宏宇则暗暗的看了小豪一眼。

自打发现那个伪装成石羡玉字迹的纸条的笔迹中,找到了小豪的特征后,他仿佛就变了个人似的。

以往拜托他干点事儿,总得推三推四,干完了也很少及时汇报,问他了他才说,这样的案情分析会更是极少参加。

当然,他并非是二大队的技术员,要为整个支队服务,而身为技术大队在计算机及网络这一块上的扛把子,他任务量非常重,所以齐宏宇等人及时口头抱怨,也没真正怪过他——除了石羡玉被绑那回,齐宏宇恨不得锤死他外。

总的来说还是对他表示理解的。

但那次之后,小豪仿佛就变成了他们的专属技术员,就如齐宏宇实质上已经成了二大队的专属法医一样,干活非常主动积极,且得到结果的第一时间就会汇报。

当真是多心了么?

应该是吧,小豪没理由出卖他们。而且如果小豪当真是内鬼,那整个支队对他而言都没有秘密,又何必冒着暴露的风险,用带病毒的闪存卡入侵自己的电脑呢?

齐宏宇如是想。

虽然和小豪交情不深,但他也不愿意轻易怀疑自己同事。这种怀疑就是个潘多拉魔盒,一旦开启,再难关上,会变得疑神疑鬼,谁都无法信任。

小豪坐下之后,便是图侦这边的刑警了。

有名相对面生的,月初才从派出所调上来的图侦员起身说:“我这边也有点儿发现。”

齐宏宇瞬间提起精神,集中注意力看向他——与其他人不同,图侦所获得的信息往往是直接证据,非常重要,很大程度上甚至决定案件能否迅速、直接侦破。

当然他也知道,如果真有什么重要发现,仇教导早就转告自己了。

这位图侦员借用了多媒体设备,操作片刻后,打开一段视频,说:“首先是一段嫌疑人架着受害者行走的视频,拍摄于案发单元楼东侧三十米处。”

随后他按下空格键,视频开始播放。

受限于较为昏暗的路灯光线与摄像头性能,整个监控视频有些模糊,色彩也严重失真,但仍旧能看到大概。

就如证人郭华东说的那样,两名嫌疑人一左一右,抓着受害者的胳膊往前走,受害者似乎完全失去了知觉,全程近乎都是被拖着走的,只时不时迈两下步子。

两名嫌疑人都比较壮实,拖着烂泥般的人,还能走得笔直,身子也没怎么弯曲,只短发那个步态看上去有些别扭,走起来有点瘸。

同时,两名嫌疑人确实一长发一短发,不过更多的细节看不清楚,他们全程背对着监控探头,也看不到正面,虽然据郭华东说他们俩都戴着口罩,看到正面也没什么实际意义。

看衣服,两人都穿着深色短袖上衣,其中长发那人还穿着深色短裤,能隐约看到手脚毛发确实比较浓密,不过看不真切。短发的嫌疑人则穿着浅色的长裤。

石羡玉问道:“能分辨出他们衣服的具体颜色么?”

“石队,这你就难为我了。”图侦员说道:“不过另一段视频能看到他俩穿着的都是黑色上衣,裤子不晓得。”

“噢?”

“是交通探头拍到的画面,经同意我把这段视频拷回来了。”他说:“这段视频都看完了不?要不要再放一边?不用的话我就换下一段视频了。”

“不用,换吧。”

他便播放了下一段视频,某道路口,一辆的士开过。

齐宏宇皱眉问道:“这是啥子?”

“别急,我给你们看另一个方向的,红灯等候时的截图。”图侦说道,并忍不住感慨:“这监控真的清晰啊,要所有监控都这么清晰就好了,省不少功夫。”

石羡玉敷衍的说道:“会有那一天的。”

然后他催促快点。

很快这名图侦员便调出了一张照片:“呐就是这个,这张拍的是的士的正面……还有下一张,拍的是侧边。”

他切到下一张,又切回来,再切回去,如此反复三次,每次都停个五到十秒钟,然后接着说:“这两张照片,正好分别拍到了副驾驶和左侧车后座,后座开着窗户,刚好能拍到两个嫌疑人。

难以置信吧?他们竟然是搭乘的士走的,胆子可真肥啊,就不怕暴露么?或者受害人忽然醒过来,大喊大叫的?”

齐宏宇眉头大皱,他确实觉得不可思议,竟会有人选择搭的士将受害人绑走,怎么想都不合情理。

而此时,图侦员继续介绍图片的情况,他说:“算是运气很不错了,这两个角度,这两张图不但正好拍到他们,还相对比较清晰,我特地截了下来。

其中,长发嫌疑人坐在副驾驶,穿着一件纯黑外套,手臂搭在车窗上,能看到体毛确实很浓密,又密又长;

短发嫌疑人坐在后排座,他发型更奇特些,就像宏宇哥刚说的,头发尖染成了黄色,整体却又是黑色的,有种星星点点的感觉。

可惜两个人还戴着口罩,不过他们戴的口罩都很有特色,你们都看到了,黑色口罩上印着一个外舌头咧嘴笑的骷髅图案。”

齐宏宇死死的盯着多媒体屏幕,等他说完后,才开口道:“回头你把照片发我一份,另外也发技术队一份。”

“要得,我回头发你,另外技术队的已经发了,这就是他们做锐化处理后的结果。”图侦员说道:“可惜短时间内没法做的更清晰了,否则说不定还能看到这上半张脸的细节特征。”

齐宏宇嗯一声,道句辛苦,然后问:“这辆的士,调查过没有?”

“查过。”仇教导说道:“刚刚查的,因为这位兄弟也是半个钟前才给我汇报。”

图侦员赶紧解释:“工作量实在太大了啊,我把视频拷回来后,也是看到九点多才瞥见这几帧,然后就赶紧一帧帧的看过去,选出两张截图让技术队处理了。”

“理解,辛苦你了。”仇教导对他说道。

然后他继续面向众刑警,开口说:“我问过司机,他对这两人有点印象。我们也像出租车公司取得了联系,要求提供车内视频录像——对了,这位司机今天还是上夜班,同意在十二点左右过来,配合调查。”

齐宏宇轻轻点头,并问:“下车地点司机还有印象不?”

仇教导翻翻笔记本,回答:“说是柴华路和平安路交汇的十字路口,往平安路东向五十多米处。那儿靠近众安村村口,离涉案烂尾楼也就不到两百米的距离。”

齐宏宇打开手机导航,调成卫星地图,双眼死死盯着屏幕。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